•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古代人物

南宋丞相魏杞传

时间:2019-10-23 08:26:31   作者:河南魏氏编辑部   来源:中华魏网   阅读:125   评论:0
内容摘要:南宋丞相魏杞传家世高祖:諱琰,羽公季子。二子:续,绩。(旧谱作京,有误)曾祖:諱续,琰公长子。二子:鉌,欽。祖父:諱鉌,續公長子。二子:汝能,汝功。父親:諱汝能,鉌公長子。二子:杞,梠。五子:熊梦,骥稱,羔如,鹿宾,鹄寿。七孙:魏岘,魏巘,魏岠,魏崌,魏㠓,魏巖,魏岑。曾孫十一:魏淵,魏洽,魏澐,魏澤,魏潤,魏澄,魏津...
               南宋丞相魏杞传


家世

高祖:諱琰,羽公季子。二子:续,绩。(旧谱作京,有误)
曾祖:諱续,琰公长子。二子:鉌,欽。
祖父:諱鉌,續公長子。二子:汝能,汝功。
父親:諱汝能,鉌公長子。二子:杞,梠。
五子:熊梦,骥稱,羔如,鹿宾,鹄寿。
七孙:魏岘,魏巘,魏岠,魏崌,魏㠓,魏巖,魏岑。
曾孫十一:魏淵,魏洽,魏澐,魏澤,魏潤,魏澄,魏津,魏潕,魏濂,魏洙,魏濤。


行传

丞相魏公諱杞,字南夫。幼時轉寓四明,邂逅武翼姜公,觀奇之,問公出處。潸然出涕,言有母無以爲養。姜公亦爲感動,館之於家,命之從學。文日益進,姜公許妻以其子,是爲慶國夫人。公未冠授官,復擢巍科,然安於命義,志不苟求。時秦師垣專政,其子熺以同年諷公來見,意不諾。
   尉餘姚,與太保史公爲代,後又相繼秉鈞,爲盛事。越帥秋閲,必欲以軍禮,他尉皆羞,公獨戎服執撾, 庭趨如儀,神色夷然,識者歎其器量。尉滿,丞相史公爲代,念公之貧,故遲其來。公以書促之,史公浩報云:“我遲其行,公促我至,近世交情所罕聞也。”邑人傳之以爲美談。餘姚有劇盗,爲邑人害,公設方略捕之。當改秩,公曰:“盗爲民害,不得不除,不願以人之罪爲己利也。”不復問賞, 徑受節推以歸。憲使秦公昌時聞而重之,密爲保奏,訖事乃語。公不得已,始就賞。
   公宰晉陵,年始及壯,吏事詳練,邑人安其樂易而服其嚴明。嘗護使客留傳舍,民有以妖黨告,株連數百人,力請即掩捕,少緩且變。人方駭,公不爲動,乃先繋其人,累日不問,徐逮其所指者,使覘視之。曰是也, 指其人之女爲魁,欲得對獄。公益疑其姦,訊之,乃嘗求婚不遂,餘又皆仇家也,以誣告反坐之。晉陵有巫,以神爲市而訴民之不施,公察其情,曰:“左道亂民有常刑”,逐巫境外而燬其祠。公在晉陵三年,郡守凡十易,其間有貪殘失衆心,疾公守正,招摭尤甚。及其罪去,寮吏鼓舞,守與其家人至徒步出城。公曰:“我可乘其危哉!”爲具舟楫道路之費,獨往送之。守愧悔,舉家感泣。晉陵一日有被髮號呼於庭者,叩之,則李氏也。其父調官都下航湖,以行久,不知所在,丐爲尋訪。公惻然,受其詞。同僚皆謂曰:“具區環數郡,安知在吾邑?將必悔之。”公不恤,擇健五百,激以厚賞, 使物色。果得盗殺者,遂伸其冤。人尤異之,政譽流聞。
   隆興二年,金虜大舉入寇,聲摇江浙。時錢公端禮宣論淮南,公以宗正少卿參議其幕。初,髙宗皇帝以二聖之故,屈己爲湯文樂天之事,首足倒寘,欲正未能。至是,上欲遣使和議,以退虜師,且正敵國之禮。丞相湯公思退薦公有專對才,自宣幕召對。上從容訪問國家利病及淮上將帥人才,公敷奏精詳,上當帝心,乃曰:“欲得卿便使虜。” 公辭,不許。時警報方急,虜情叵測,公素多病,公母燕國夫人曰:“人臣事君,盡命而已。況天子親擢,此汝自效時也。”有論詣都堂議使事,凡十餘條,其大者四:一,退師議和。二,易臣爲姪。 三,减歲幣。四,不發係虜歸附人。陛辭,公奏:“萬一犬羊無厭,願陛下勿以小臣爲慮,請速加兵。”上惻然久之,曰:“卿虔心如此,天亦相佑,何慮不濟!”行次盱眙,虜帥僕散忠義紇石烈志寧駐兵淮上,聞有使人,遣權知泗州趙房長請見於淮滸,問使意,且求先見國書。公言書合於到日齎出,房長云: “某不見書及定議於此,使副如何得到闕下?”公出副本示之。房長云:“此盧仲賢齎來書式前後無再拜等字,不可用也。南朝二三十年稱臣用表,一旦欲爲叔姪,且求减幣帛,太無禮!”必欲令公易書。公言:“御書也,臣下豈容輒改?主上以兩國各有利害,天地鬼神鑑其曲直, 此則有辭,非所懼也。”自午至酉,或坐或起,詰難紛然。公應酬明敏,辭氣慷慨,房長不能屈。公徐言:“和議若成,兵禍旋弭,皆同知之功,神明亦佑。”房長詞理,因而稍順,即云:“且待禀元帥看。”既而忠義復遣計議官李佾同房長請見,詰難愈甚。公隨意争折之。未幾,忠義復遣校尉高仲 端同房長至。仲端傳忠義語云:“和議已二三年,未有端的。宋國忽侵奪我宿州,我以偏師一擊,即散懼而求和。及取接人使,又復不來。今重兵壓境,宋國又求和,而復屯兵合肥,豈欲款我師期,别 生事耶?宋國若不推誠,元帥欲提大軍過淮,復於襄漢截斷吴璘軍馬,使不得東,恁時如何?”公曰:“此皆彼此已往之事,今奉信使,不必復言。”遂同副使宿於水濱,與虜相望。時驍將魏勝戰死, 楚州陷没,上憤虜反覆,詔以禮物充督府犒軍。公深計用兵利害,即奏曰:“今使事大者,易名稱, 减歲幣,不發係虜歸附人,臣與虜力争,其情頗屈。若虜悔禍從約,而禮物既散,恐倉猝難辦。且恐虜疑我紿,别生釁隙。”朝廷深然之,留禮物。公始奉命北行,途遇虜兵,公將使旗,令人前行,大呼:“奉使來!”俄而控絃露刃,直前圍逼,衆皆失色。公意氣自若,使論以兩國利害,爲少却。累日行宿兵虜圍中,瀕死者數,絶無飲食。會虜接伴至,方得入境。抵燕山,其館伴張恭愈等責書不如式。往常遣使,書稱“大宋”,虜誘至其庭,逼令去“大”字。虜今亦用此計逼公令改,又令稱陪臣。 公曰:“書出御封,不敢輕改。竊恐沿淮小人欲梗和好,生事疆埸,望禀元帥,切勿信也。”公前後與虜語,抗論不撓,動中事機,曉諭禍福,開布誠信,虜頗信服。時虜主葛王欲和,而忠義等不欲。 事聞,虜主意肯,忠義遂再遣李佾等見公,其辭稍順,而責書不如式,且欲世爲姪國。公言:“只如人臣之家,安有一家專是叔,一家專是姪之理?此何昭穆兩國皇帝方享萬壽,臣子何忍預以世言?” 佾等言:“向於誓表世修臣節,尚忍言之,今爲世姪,乃不忍言耶?”公曰:“大國不欲和則已,如欲議和,亦須闊略節目,彼此相遷就可也。”忠義等以和議垂成,己不得逞,乘其未定,俄擁兵長驅而南,老稚奔逃,倉猝不得渡,多至溺死。公切責津吏,將奏劾之,始得二十艘以濟,所全活甚衆。 虜兵侵逼,公護禮物,稍内遷。適副使康湑病不能騎,兼之摧困百端,告公曰:“湑死于此,公其勉諸!”公毅然以死自誓,抗議益堅,辭色俱厲,虜無以屈,乃定盟,卒易君臣爲叔姪,减歲幣銀絹五萬疋兩,不發係虜歸附人。逮歸,得虜報書,公力求視書稿,見其書詞悉如約,乃受。其館伴賀曰: “此回來和,奉使大段不易。自此封王拜相不疑矣。”使還,即日引見。上大悦,勞諭再四,即詔論軍民云:“杞越疆通問,得其要領而歸。淮南侵騎,已空壁而退。”德壽宫有旨引見,高宗望而喜悦, 委曲拊問,且曰:“朕向來亦曾奉使,備知虜情姦詐百出。卿能一 一力争,事理倶當。如奏禮物,以成今臼之事,尤識事體。訖事而歸,想太夫人甚喜。”時年甫四十有六,比還,鬚髪盡白。
   公雖素貧,視財物不以介意。出疆,賞黄金五百星,及龍腦、香蘭、銀絹、雜物等。公用之餘,例歸使者。公既竣事,并虜中所贈遺之物,分毫不取。後執政,入謝德壽宫,太上皇勞出使之勤,問所用幾何。公以比舊什之一爲對,‘太上皇歎曰:“向吾遣使,泛常密贈黄金千星。了如許大事,而費止此,今卿至是,殆天所以報也。”
   公在給舍,守正不阿,多所論駁。人推其公,雖被駁者,不敢怨也。上以兩浙常平多虚額,命中人按視。公言:“政和間更走馬承受爲廉訪使,所至黜陟官吏,權勢薰灼。建炎以來,嘗使與州縣間事,開端于此,漸不可長。若止取文書,監司可辦時,方借收圭租,以助經費。”曾覿、龍大淵以潛邸之舊,得出入禁闥,或時采聽市井間事以效小忠,恩幸甚厚,頗爲威福。 觀望者趨之,其門如市。一日,羣臣奏事畢,公獨前曰:“曾覿、龍大淵權勢太重,宜有以抑之。”上默然良久,參政陳公俊卿進曰:“誠如魏杞言。”羣臣趨出,上獨留公曰:“卿所言朕亦覺之,今 當若何?”公曰:“潛邸舊臣,陛下欲富貴之則可也,不當使與政事。如諸路總管,亦不爲不重。” 上深然之。公再拜謝曰:“陛下憐臣愚忠,賜之開納,天下社稷之幸也。”是夕,連奉御筆,二人倶出外任,於是天下咸服。方葉公顒之參政也,諫有欲規近者,誣奏其子而寘其姪於理,葉遂罷。已而按治誣狀,公曰:“事當從實,力明其枉。”上悚然爲悟。蜀將吴璘死,朝廷未有以處。僉謂吴氏在蜀久,軍民安之,宜復將其子,以慰安蜀人之心。公曰:“以吴璘之忠,付以全蜀,固無可慮。璘死,諸子賢否未可知,若不乘時改轍,遂世授吴氏兵柄,他日恐爲朝廷憂。”於是析爲各路,命近臣以往,迄今無西顧之憂。上嘗問:“朕覽《神宗紀》見當時災異甚多,何故?”公曰:“傳言天道遠,有邈然不著其應者,有不旋踵爲應者。人君惟務修德,勿問其他,思天出災異譴告,正如父母震怒,爲子者不必問己有過無過,惟當恐懼修省。”上曰:“卿言甚善,不如此,是自求禍也?”公在樞府,條進邊防事,上曰:“卿等夙夜究心,措置條理。”又曰:“宰相多事大體,不屑細究利病。行之未幾,或有更改,朕固嘗戒之。卿盡心如此,極體朕意。”又曰:“朕觀卿凡事首尾參照必欲使法令炳然一定,不可易也。”又曰:“朝廷肅静,皆卿處事詳細之力。”又曰:“近數事皆合人心。若進用之際太畏人言,亦是私意。坦然無心,自叶公論。”奉論筆獎論曰:“朕念循習苟且之弊,思以綜竅爲先。向玩歲愒日,務存形跡。蚤來所奂革弊二事,殊愜朕意。卿盡公協濟,何慮政教之不 舉?”公素畏謹,未嘗漏言。或問二事爲何事,公亦不言。公自以奮身羈孤值明聖,於海内人物孳孳訪拔。嘗與解省校試,盛服焚香,禱之於天,危坐諦覽,晝夜無惰容。或者甚之,則曰:“爲國取士,何敢不敬?”所取程文,必以學識爲先。其門人多有聞於世,公當軸日,遂以引拔寒峻爲先,私黨皆不以進。有爲言者,公曰:“廟堂非親故謀進之地,賓客至前,必觀其議論器識可用否,不問其識不識。”搜求文武,如恐不及。又因語次加訪問,使各舉所言習而記之薦紳。治狀擇其衆論所歸者選用焉。得官而謝者拒不納,不惟無市恩之嫌,而并無壅遏之患。一時執政皆效之。其不應得者,不爲兩可之辭,即日報使歸部,人亦不爲怨。公與同列言,朝廷論材之地,不可使有譴舛,於相位置二屏,一書在朝百執事姓名,一書天下郡守監司姓名,各書其禄秩、赴罷月日於下。遇除授,不待尋繹 而具口以覩省益,無遺材之恨,事至今時相遵用之。常歎曰:“安得王佐才,知而薦之,使登此位, 得奉身以退。”及用人,各因所長,不爲求全,條爲科目,各適其器。所薦二十餘人,若丞相陳公俊卿,端明汪公應辰,求制王公秬,閣學徐公材,皆一時之選,多至顯者。陳公俊卿以從班罷且久,公言俊卿耆德夙望,不宜久置閑地,上即命召之。同列有掠爲己功,不以爲意。其後陳公聞之, 爲悚服焉。燕國服除,起知吴門,過闕上,賜宴問勞周渥。且曰:“朕自記得卿,此親擢也。”問爲政何先,公曰:“寬而有制,嚴而不殘,是所先也。”上首肯久之。辭行,上曰:“天寒,曷少留?”公曰:“大小一日缺官,則廢一日之事,臣何敢憚寒?”上曰:“卿念郡事如此!”喜見玉色,褒嘉之語不能盡記。公在吴門,克勤小物,不以大臣自居,聽訟處事,悉有方略。受輸一事,尤可爲後法。秋苗浩繁,寮吏屢請委官定期,猶未有定議。晨起,忽命置曆,韜以紫囊,日差官二員,不俟庭謁,徑入廟中,授以約束,暮則覆實。泛擇才能之吏,不限高下。外邑管庫之士偶入城府,度其可使,則亦命之。赇請路絶,官吏無所容其私。或閒數日,公亦親臨之條教,示民明簡,訪吏精密,遠近樂輸,先期告足。歲旱,當禱於白龍祠。頃之,龍出雲表,吏民駭觀。一雨三日,歲以大稔,新其宇以報焉。褒詔押至,有“老臣舊弼,諳練庶事”之語。朝旨和糴,公惟恐病民,委請各官集其事, 據其時直價,不淹時。公初在揆度,蜀方謀帥,公請以有大臣才器德望者爲之,初無容心。其人以爲出入,深銜之。至是,以糴事萋菲糴官,公因被誣,亟爲詞以歸。公自使還,不一二年,徑至大用。 每謂中原淪胥,戴天大義,不可不復。時有未可,姑俟遵養。和非本意,不欲以使事受賞。每遷,必再三遜。然明良相遇,言聽計從,殆不以是也。客有以啓賀者曰:“使蘇中郎,歸典屬國,固難酬抗匈奴之功;然富韓公卒爲大臣,豈專以使契丹之故?”人謂名言。
   公自念少時孤困流落,遇報官及諸受命,必感泣曰:“此非平生意望所敢及!”戒其家人勿以奢縱,雖入相出藩,而生理甚薄,用度不給,未嘗介意。公平生不事生産,既解機政,無家可歸,僑寓四明城闉僧舍。已而卜築村疃,得仲夏王氏廬,愛其山水,雖隘僻,處之淡如也。皇子魏惠憲王判四明,與王眷出郊,訪公於碧溪留訊卜宿。王見山水,愛之,語公曰:“人情於玩物皆有厭倦,惟觀山水之樂不厭,何也?”曰:“人性本静,所以樂此。”王稱善久之。嘗云:“他日有郊霈,首當奏弟。”使虜還恩例得二名,子已長成,倶 爵,不奏。一授叔汝功進二階,一奏弟梠。 公薨,梠不勝哀,浃日而卒。一門友悌,可悲也已!公篤於義,其叔與弟之子率次第官之。宗族散處 江、淮、閩、浙,視力周卹,更去迭來,客館無虚日。李氏妹既嫠居,廪其家,官其子。公自罷政, 退居凡十五年,未嘗以一事浼州縣。賦調率先時而輸,務致精好,爲記識以自别。官吏見者無不感 歎。初,參政錢公端禮倅四明,日一見公,知爲國器,即館延之,又力薦於朝。公感其知,執門生之禮,雖貴不怠。聞其亡,哀慟左右,戒其諸子世無忘錢氏也。東宫講讀徹章及政府進書例賜金繒,公以滿盈自懼,必引義牢辭,得請而後已。當遷官,亦累辭。上曰:“卿亦太廉矣。”歸家,因以“太廉”名堂,御筆題匾。姑蘇飛語,或勸公自辨,公曰:“流言止於智者,使有是,一郡之人獨無詞 乎?”公風神秀整,暇時把酒賦詩,談論傾座,聽者忘倦。泛及世故,曲當事情,可舉而行,平時口不言錢。
   公平生屬意性理之學,深造自得。少喜爲詩,晚益超妙,頗得少陵半山之妙,岑特獎褒。遺文有家集三十卷,《勤齋詩》三卷。訓子姪孫經術義理,自《三都》《二京》以下,擇其尤者,類爲《童諷》三十卷,使誦習之。焦山之殯,每切霜露之感。或言當百川入海之會,風水雄勝,且世再出相。公曰:“泥陰陽家以徼福而不便展省,可乎?”燕國之葬,卒遷奉化,合葬溪口上山。崇福顯親襌寺前名常樂院,其後得旨改院,賜額曰《崇福顯親祠》。娶夫人姜氏,静專,慶國夫人,郊祀禮儀,特封文節夫人。公復資政殿大學士,薨於淳熙十年十一月癸未,六十有四。次年九月丁酉,葬於奉化溪口上山,拊太師燕國公之藏。
  

墓地

  魏杞墓坐落在溪口翠屏山(飞凤山)西端山腰凸出处,前面正对哈巴山。下临奉新公路与武岭公园,右前方即为藏山公路大桥,墓道从山脚开始,渐上渐高。墓道长约45米,宽2米,全用鹅卵石铺墁,两旁石像生、石翁仲对立,其态雄壮,格局大方。墓道尽处即为石级,长约18米,其上为墓区,墓区东西宽为11.6米南北长为13米。墓坐西朝东,为土堆墓,冢堆呈圆形,径为4.5米,高为3米许,墓周砌以石基,防水浸蚀。《宋故太師右丞相食邑五千九百戶食實封三千九百户謚文節魯國公魏公神道碑》记载:“宣和二年,少師(祖父鉌)通守真定,五月二日公生焉。靖康,虜大入。少師堅守海州有功,已乃佐韓蘄忠武王世忠,軍駐京口。跋履囏厄,家無留資。少師及祖母越國王夫人即世,太師(父汝能)繼歿,公纔十歲,哭泣悲哀,人不忍聞。韓忠武為感惻,具資遣得旅葬三喪於焦山。……淳熙十年十一月癸未,薨於里第,年六十有四。訃聞,天子震悼輟朝,贈特進。十二年丁酉,葬奉化縣禽孝鄉常樂山,祔太師之藏。初太師葬焦山,公每以不得反葬為大戚。焦山砥大江之會,風氣雄特。青囊家讙曰“毋動”。公謂:“徼福而旅其親可乎?”既相,即具表如唐宰相權德輿奏乞改葬先臣故典,遂有常樂院之卜,燕國之葬,合為墳寺,賜額“崇福”。因豫坎其宮於側,曰:“且死願從二尊地下。”故諸子以治命奉終事。”魏杞年幼失去祖父、父亲,无力安葬,遂由韩世忠出资葬在镇江焦山,任相后,请旨移葬于奉化溪口常乐山,临终嘱咐子孙将自己葬在父亲墓旁。
        墓左侧数十米处有崇福显亲祠,祠前后两进,通面宽5间,18米,通进深28米。前进进深7.8米,硬山顶;后进进深3米,11.4米,单檐歇山顶,五架梁,前檐为双步廊,小青瓦顶。前后进之间有一天井,面阔20.5米,进深7.7米。祠的占地面积约为570多平方米《魏丞相行状》:“崇福顯親襌寺前名常樂院,其後得旨改院,賜額曰<崇福顯親祠>”。魏杞葬此后,奉敕改祠,祀魏杞,并在祠中立魏杞神道碑一通,碑高2.95米,宽1.62米,厚0.25米,卿云边,字迹尚依稀可辨,系郑清之(也南宋时丞相)所撰,长达数千言,记魏杞一生事迹甚详。 
 
     
作品 

       卜算子
一叶鉴中来,两岸青山起。
送我红蕖万柄香,疑在蓬壶里。
天地莹无尘,巾袂凉如水。
白浪无声月自高,不是人间世。  

         虞美人
冰肤玉面孤山裔。肯到人间世。
天然不与百花同。却恨无情轻付、与东风。
丽谯三弄江梅晓。立马溪桥小。
只应明月最相思。曾见幽香一点、未开时。

送吳僉判之官濠州
舉觴囑明月,送君江上舟。
王事知有程,翩然不可留。
濠梁古佳郡,觀魚記莊周。
年來邊徼清,桑麻被田疇。
有詔蠲民租,拊摩賴郡侯。
樂入芙蓉幕,君其贊嘉猷。
僉曹簿領餘,拄頬興未休。
淮山千萬曡,丐君回青眸。
才命各有時,行止非人謀。
主公方拔士,入奉甘泉游。

到嚴豅寺勸農
王事忽來此,今朝天氣新。
溪山渾是句,樽酒可無人。
幽鳥空驚夢,殘花不當春。
飄然又歸去,明月滿衣巾。

送左彥武歸鄉
折桂歸來日,西風萬里秋。
錦衣天上客,紅葉渡頭舟。
把酒難為別,題詩更欲留。
明朝山水隔,何日是重遊。

欲飯野人家見拒甚力
山崦筠車轉屈蟠,欲尋野店具盤餐。
主人變色行蠶忌,客子包羞坐虱官。
早見此生真寄寓,更知行役是艱難。
逡巡攬袂來旁舍,曉月朦朧春夢殘。

遊西延慶寺
開山何日事,斷碣臥荒榛。
食盡僧行腳,兵來佛捨身。
燒痕侵殿址,租額累山鄰。
可是天魔盛,誰能問大鈞。

次韻送汪尚書致政還鄉
諸賢投紱孟前期,愧我需章獨後時。
勉徇禮經聊弭謗,敢貪榮祿計遷資。
歸兮陶令惟三徑,去矣君嚴有二宜。
處世功勛忘厚饗,人生知止要能知。

送袁朝奉芳秩滿趨朝
壯年鼓篋上神京,歎息驚人未一鳴。
白髪尚堪談世事,青衫原不墜詩名。
簿書惟案三年夢,風月張帆午夜程。
去矣飛騰九霄上,莫忘瞻袞話平生。
   

太廉堂的由来
  
魏杞曾奉命使金,回朝时,金邦钦佩他的人品、学识和胆略、赠了一批金银礼物,魏杞婉言谢绝。宋孝宗赏赐他一大批珍宝,魏杞“一介不取,悉归于官”。宋孝宗赞他“卿亦太廉”。并以“太廉堂”三字赐之。同时代的鄞籍丞相史浩有《太廉堂》一诗为赠魏杞:“战战兢兢事一人,匡扶社稷演丝纶。洁如寒涧冰千尺,净若秋空月一轮。待漏金门伺五夜,中书决政坐重茵。太廉二字君王赐,清白芳傅奕叶孙”。
  魏杞后裔建“太廉堂”弘扬祖风,其分支又迁绍兴之上虞、绍兴,嵊县、新昌、诸暨,宁波之余姚、慈溪、宁海等及省内各地,他们也都以“太廉堂”后裔为荣。
  

分徙錄

第十七世
文節公祖父遭靖康之變,隨駕南遷,由開封府徙居浙東之鄞縣碧溪,後有金玉寶銀四派:遷於越城者為金派;遷於餘姚長冷江與芝山者為玉派;遷古虞清潭又遷十五都,分徙諸暨、嵊縣者為寶派;遷山陰湖塘者為銀派。

第十八世
豹文公攜長子諱峻徙居蔦蓲

第二十世
滁公徙居餘姚長冷江
深公徙居寧海
清公徙居慈谿雲山西原,據慈谿譜乃文節公第三子諱鵬舉即吾譜羔如公是也,公所傳㟥、㟥公傳清、清公傳萬頫

第二十一世
萬明公改諱鉞,授輔國上將軍,徙居上虞清潭,岠公之孫諱萬頃由碧溪徙居蜃蛟衕又名蜃原

第二十三世
細三公長子添六公遷居暨陽藉塢
細三公幼子添十公分居上虞金壘石人

第二十五世
添七公之第三子行百九,百九公之子行八六公,任天台縣尉即居彼十九都三里宋。

第三十一世
穩一公,明初授信武將軍,以功高被陷,九族宗親流離播遷,公見嵊邑湖頭山川旋繞、風俗仁厚,遂卜居焉。
穩二公與穩一公同至湖頭李家洋
穩三公與穩一公同至湖頭居馬湖田又名下宅,至第八世分居上臺門

第三十二世
成一公因父難戍河南,留子孟一公於湖頭,承先啟後,萬歷間公於河南戍調回海門,彼處亦著族焉

第三十三世
孟二公先年避患,已開基嵊東,緣祖業覊留,於正統五年仍在虞邑賑飢,公年方三十九歲。後湖濱創業,如星列銀漢,上虞祖籍係十五都二里,迨順治丙戌二月以軍山為國產填價,彼該里留魏家祀墳人償,訖時值官兵山寇久不得寧,其軍山落處置而不問,國朝定鼎,上虞縣怒吼除籍除軍
孟三公居後棗園又分居湖塘沿、馬家塘
孟四公居逆廻尖

第三十四世
文俊公居水南前後村
文傑公居五都東坂莊
文僖公居水南後村,又分居南北嶺下、上下周家坂,又有分居官地
文倫公居裴村,後又分居後丁村,至清又分居白泥墈,敬溪公分居王澤
文佳公居湖塘沿
文俸公居水北前新屋,後又分居後丁村,至清又分居王澤
文俅公居水南堂樓、水北唐家墺,又分居後門山頭大楓樹,水南下湖塘,又分居新昌葫蘆墺
文僑公居堂樓、唐家墺,至雍正年間又創居胡宅村
文億公居沙地

第三十九世
則立公順治年間由後棗園分居湖塘沿

第四十世
觀光公萬歷年間徙居東山王
士輝公萬歷年間徙居官地

第四十二世
積臣公康熙年間由後棗園分居馬家塘


宗谱

剡東魏氏宗譜六卷 魏乃運、魏乃祥纂修。1925年太廉堂木活字本,六冊。
    始祖杞,五世孙鉞,原名萬明,行再十六,自鄞县迁居上虞清潭,杞公十五世孙谦甫(稳一公)及二弟(稳二公、稳三公)自上虞縣遷居嵊縣湖頭村(今屬嵊州市黃澤鎮)。卷一譜序,卷二文、紀、卷三系圖,卷四至六行傳。譜修至五十三世,排行字為孝。排行字輩:仁義道德孝悌忠信端厚培基詩書啟後肇修品行陶淑性真
收藏单位:嵊州市黃澤鎮湖頭村魏仁生
注:此为湖頭魏氏文僖公派支谱
  

《剡東魏氏宗譜》:三卷/吳毓靈編纂.1925年太廉堂木活字本. 2册
  始祖:徴,唐初人。始遷祖:文傑,遷居嵊縣(今嵊州市)東坂莊村(今屬浦口鎮)。本支派排行字:世憲禮佐在守經日應復美新開化普天。卷一:譜序、傳、田産;卷二:系圖;卷三:行傳、譜跋。
收藏单位:嵊州市浦口鎮東坂莊村魏義德
注:此谱为湖頭魏氏文傑公派支譜,穩一公四世孫即文傑。

 
《嵊縣魏氏宗譜》:八卷/袁緒英編纂. 1934年集義堂木活字本. 8册
  始遷祖:添七,北宋後期遷居嵊縣(今嵊州市)後棗園村(今屬黄澤鎮)。世系修錄至第四十七世,排行字爲勇。本支派排行字:仁義道德孝悌忠信端厚培基詩書啓後肇修品行陶淑性真。卷一:序傳;卷二:系圖;卷三~八:行傳。
收藏单位:嵊州市黄澤鎮後棗園村魏紀賢
注:此谱亦为湖頭魏氏支譜,穩一公孫孟三公遷居後棗園。

余姚兰风魏氏宗谱:十卷/(清)魏道才等主修 洽礼堂木活字本.
  始祖:杞,字南夫,南宋人。始迁祖:嶢,行孝,南宋末自鄞县迁居余姚县兰风乡泰游里莲桥村(今属黄家埠镇)。本谱始修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世系修录至第二十七世,排行字爲同。本支派排行字:孝弟忠信云仍开奕世作述着平居创业惟修德明伦在读书圭璋同品望兰桂萃英贤燕翼贻谋远鸿文宝鼎传。卷一:谱序、凡例、诰勅、像赞;卷二:祖训、宗规、居址、祀田、世系、值祭、第行、列传、附享、碑记;卷三:绅缙、科第、封廕、生贡、例监、职衔、耆老、隐逸、孝友、义行、节烈、迁徙、杂编;卷四~九:系图;卷十:谱余杂编。
注:此譜載為魏杞三子羔如公後人,然鄞、虞、暨、嵊諸譜列為梠公後人,存疑。

余姚长泠魏氏宗谱(清)魏国有主修。清咸丰九年 敬爱堂木活字本,存卷二十六。
  先祖同上。峣子滁德,行明八,南宋嘉定间自余姚兰风乡徙邑之开原乡一都长泠,是为始迁祖。存卷载系图、行传。
注:此族為長冷分支。峣子滁,行明八,迁余姚长冷港,又迁虞家港。

慈水魏氏宗譜二十八卷 (清)魏慶瑞等纂修。清光緒七年(1881)思永堂木活字本,二十二冊。
    始祖漢,字明卿,東漢人。始遷祖友貴,又名清,字近尊,號素軒,宋代人。
日本東洋文庫 美國猶
注:此譜南遷始祖是魏梠公(杞公弟),初居鄞縣。清,梠公四世孫,与子萬頫遷慈溪雲山西原魏家桥。《剡东魏氏宗谱》分徒录则说:據慈谿譜乃文節公第三子諱鵬舉即吾譜羔如公是也,公所傳㟥、㟥公傳清、清公傳萬頫。

 暨阳魏氏宗谱不分卷 (清)魏宗夏主修。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太廉堂木活字本,
  始迁祖徵,字玄成,谥文贞,唐代人。始迁祖云,字从龙,行百四,宋元之际自上虞清潭徙诸暨。裔孙散居奕林、霞邨、象山等处。存谱皆为行传
注:此譜始祖為魏杞公,剡譜載遷諸暨始祖為添六公,杞公八世孫。百四公即添六公之子。

 山阴吴塘魏氏宗谱:十卷/(清)魏大裕、魏肇坤编纂.—清光绪五年(1879)崇平堂木活字本.—10册.
  始祖:仁浦,宋代人。始迁祖:明六,元中叶自浦江县迁居山阴县(今属绍兴县)吴塘。世系修录至第二十世,排行字爲泽。本支派排行字:明智奕世荣昌追远报本光裕乘芳万代继起福泽绵长显扬发达永荐馨香。卷一:谱序;卷二:传;卷三~五:系图;卷六~十:行传
注:此谱没有列為魏杞公的後人,譜上宋元世系紊亂,疑已失傳。据《剡东魏氏宗谱》,谱上有这么一句:迁山阴湖塘者为银派, 或為魏杞公後人,暫列於此。

 沙溪魏氏宗谱四卷(清)魏启星主修。清同治十一年(1872)木活字本,四册。
  始祖杞,宋代人。始迁祖安,行三七,元末明初由绍兴东门外线塘迁武十三都沙溪。
注:此谱明确记载是魏杞公后人,可能是金派传人。

 寧海薛嶴浦江魏氏宗譜 蔡裔麟編纂.—1935年木活字本.—3册
寧海魏文灶
注:宁海魏氏宗亲魏章潮老先生告诉我是他们是从上虞清潭迁入,当是魏杞公后人。


QQ群:四明魏氏宗亲群305851732欢迎广大魏鉌(杞公祖父)公后裔加入!
本人QQ:289995963,手机:1381955773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舍生取义铸忠魂——明初忠烈御史魏卓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9 中华魏网
联系地址:河南省郑州市东风路2号附110号 联系方式:13838137279 
站长:魏秀岩
中华魏网QQ群1:42563815(高级群) 中华魏网QQ群2:59273118 中华魏网QQ群3:50731020
总谱管理总谱联络 技术支持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021号  豫ICP备110248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