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魏氏源流

永城魏氏家谱(老家谱序言)

时间:2019-09-07 10:01:40   作者:河南魏氏编辑部   来源:中华魏网   阅读:173   评论:0
内容摘要:老林碑文始祖原山左人也原山山東青州府淄川縣東南七十五里淄水發源於此自明太祖定鼎金陵而河北尚未盡平於是始遷永邑城南遂以為家焉累世相傳輩有文人但世遠年湮難以記憶曙七世祖堂兄弟分為南北二門北門徙於棫村集南諱祝曾仕陝西宜川縣令善行表表沒祀鄉賢祠載在徙誌今東郭內塚前有石門者是其先瑩也而南門為曙之七世祖者兄弟四人長諱經庠生二諱濟三...
老林碑文

    始祖原山左人也原山山東青州府淄川縣東南七十五里淄水發源於此自明太祖定鼎金陵而河北尚未盡平於是始遷永邑城南遂以為家焉累世相傳輩有文人但世遠年湮難以記憶曙七世祖堂兄弟分為南北二門北門徙於棫村集南諱祝曾仕陝西宜川縣令善行表表沒祀鄉賢祠載在徙誌今東郭內塚前有石門者是其先瑩也而南門為曙之七世祖者兄弟四人長諱經庠生二諱濟三諱文庠生四諱章則葬於祖庄之東白洋溝涯之西子孫蕃衍俱始於此迨崇禎庚辰堂伯祖舉進士遂授廣東道山西巡撫監察御史榮及宗族光大門閭可謂一時之盛也不意流寇作亂繼以劉超之變林木盡空祭田荒涼由明末以及清初數十餘年曙父維純伯維精叔維績及維翰邀族眾以修祀者兩次俱未久遠不幸相繼而逝曙生也晚忝列㬔庠敢不體先志而承先德哉同堂叔維化各方訪查務求方圓得林地三畝三分外約族人各輸資財復買林地六畝並始祖塋左右後祖塋三座同作祭田以為春秋兩祭之費祭祀之外倘有餘資則蓄積以擴祭田立祠堂此固曙與堂叔維化所素志也倘有不肖者私據肥己合族送官以不孝究之所可悲者七世以來子孫衆矣而今之來祭者不過數十家何也盖由康熙二十三年歲荒及四十八年霔雨淹禾奇災異傷其流寓他方者尚有人焉後即囬籍祗許隨祭不得妄爭祭田今將同志協力門派失次者開列于後


光緒六年重修家譜文
    始祖原山左人也明太祖定鼎金陵。而河北尚未盡平。於是遷居永邑城南。遂以為家焉。數傳而後。輩有文人。但自明末始以李闖之亂。繼以劉超之變。家譜失亡。大清雍正年間。維化爺與曙爺重修家譜。猶可傳留後世。無如咸豐年間。賊首張落刑作亂。我族人流離他鄉。家譜因又失亡。幸維化爺與曙爺老林前所勒華碑。前有碑文。後又門次。昭昭可考。然世遠年湮。風雨頹壞。漸近朦混。恂與姪勤恐門派世系。久或失傳。因而更修家譜。使後人由委溯源。由末求本。而門派世系。不至紊亂。此恂與勤之所願也。

   按老林碑文所載。堂兄弟分為南北二門。北門祝爺曾宜川縣令。善行表表。沒祀鄉賢祠。而南門為恂與勤之祖者。兄弟四人。長經次濟三文四章。葬於祖庄東。白洋溝西。子孫蕃衍。俱始於此。城內小隅首東西宅基一處。先人貽留。以為立祠堂之基。前得林地三畝。買六畝。並始祖塋後祖塋之間。同作祭田。後因祭祀所餘。與合族所輸。又買地八十畝。老庄南北宅基一位。共九十六畝。皆為春秋兩祭之費。倘有不肖之徒。私據肥己。祭田毫無生息。子孫難蕃。離城皆遠。貧寒甚多。恐惟士無田。則亦不祭。合族當以不孝究之。故城宅林田。開列明白。以垂永遠。


序譜修祠序
吾族自明太祖定鼎。由山東遷永。數十傳至景琦爺。為明監察御史。功顯當時。恩及後世。家聲為之丕振。又有祝爺進士出身。為宜川縣令。善行表表。沒祀鄉賢。可謂一門秀氣兩相輝映。所以創業垂統光前裕後者。豈不欲有孝子賢孫。純其祖武乎。然而數遭兵燹。家譜失傳。祭田荒廢。不有人出而整䪺之。恐不能親其親矣。幸而前有曙爺。後有恂爺與勤爺。修序家譜。使支派不紊。建樹華表。使源委昭著。尋置祭田。使烝嘗弗替。更有族兄漳臨。修理祠堂。使輪奐聿新。不久椽塌雨浸。而登崙叔登閣叔超羣侄。重為完補。方延至今而末大毀。嗣後祖侄立言超品。贖西院。回祠堂。保存祖遺非無功勳。又有族孫廣卿。曾孫拯世。族侄長德。族弟化邦等。維持護佑。頗費深心。何幸廣卿天牖其衷。敦宗睦族之意。勃然而生。與吾若合符節也。遠訪近緝。聯以支派。定宗排而宏胞與。題匾修祠。立龕增主。永孝思而榮滿族。族侄好信。亦熱心公益。多方賛理。此一次之經營。非等閑事也。迨其後祭田有著。祀典無缺。合族多會。彝訓昭垂。庶幾立身處家。同趨完善。合族發達。前途其有豸乎。

     民國廿二年 菊月   範生魏育才謹識




嗚呼。民族之所以能稱雄世界者。惟賴團結之力。種類之所以能保存地球者。專借聯絡之功。芸芸林林之人民。星羅棊布。倘不組織團体。運動大羣。難免列強之侵蝕。吾魏氏自明太祖定鼎金陵。始由山左遷永之南郭。傳數世文人蔚起。列為永之望族。後遭凶變。族人九裂。平復後上追念御史公忠正遭慘。世贈奉祀生四名。清末猶存。小隅首東西城宅一位。前不知祠堂狀況若何。自漳臨伯重修。登峯登閣祖。超羣兄。又重修。至今棟宇巍峩。惜乎祭田失落。烝嘗莫荐。南林田失落老林庄。北林田失落東関藩昌兄弟之手。外庄断絕多年祭掃。自族侄廣卿民國初年。邀約族人上墳。初到十三庄。後到數十庄。因族勢散沙。祭田暫置莫論。特念家譜為宗支所係。渙散不連。情意殊乖。前難有曙爺恂爺勤爺之序。範圍甚小。僅為餼羊之存。是以吾父諱育才字樂軒。於民國廿二年中秋。同族侄廣卿。遠涉百餘里。親登冊譜。連多年之搜集。訂成一帙。又編一新宗排廿四字。令數百年輩次不紊。名正言順。仿孔曾孟三族。此譜一成。前等陌路者。今成骨肉矣。前之倒騰者。今成雁行矣。前之不敢仰視者。今同登吾族之大舞臺矣。異日春秋奉祀。鬼神有不餒之歡。嘉言屢垂。一姓有太和之釀。使同姓者聲同氣同。和氣致祥。當年之門庭鼎貴。安知不駕而上之哉。

師範生魏益清謹跋


國有史。邑有乘。家有傳。皆所以垂法型昭世緒也。魏輩上承祖宗之統。下開子孫之緒。中立一身。関係匪淺。使慢不介意。杞宋無徵。夏殷莫述。後世賢子孫。考世論系。莫識端尾。豈不大可傷哉。所以孔子司馬之賢。故家宿儒之輩。莫不各有家傳。盖非特明尊祖之義。亦親親敦本之分所當然也。吾生也晚。去來始祖不知几世。經濟文章四祖以上無可稽。㩇譜云洪武年來永。四祖以上有祖可知。總之於今數百年。門戶所分。支流所別。長幼尊卑之次序。秩然昭著。非前人之序有以誌其先歟。雖然時久世長。椒衍瓞綿。使不重為序之。恐親忘為親。近忘為近。流傳久斯聲氣疎。祖與孫不相識。叔與姪若路人。甚至有以叔稱兄。以弟呼姪者。尊卑失次。倫常乖舛。詎不大傷敦序九族之意乎。况吾族之勢。又與他族不同。他族之所居。大抵蟻聚一方。雖無大故。亦得常常而見之。遇婚姻醮祭。則長幼咸集焉。吾族自明崇禎年間。逆鎮劉超據永以叛。與我祖御史景琦公不相浹。殘傷廿四口。而我族或投親托友。驚竄四避。無復仍居之一人。迨明減清立。人事與國事共轉移。門衰祚薄。家聲凌替。迄今三百年。族無百戶之村。村無二三之比。零星四散。不相連屬。此譜愈不容不急修也。曩者族祖恂與勤。亦嘗纂修之矣。末極訪查。遺漏殊多。孰非先人冡子。若者奠拜墳瑩。若者不與烝嘗。甚非所以慰祖宗妥先靈也。民國十九年庚午春。族姪廣卿。以修譜事謀余余曰。善哉。此固僕之素願也。可以遠訪宗人。已序者重為纂續。未序者或考諸先瑩古碑。或證諸某支宿因。使之水無不源。支各宗幹。長幼有倫。尊卑有序。再訂以宗排數字。繼繼承承。永垂諸奕禩而不紊。是可告先靈而無愧也。廣卿與族叔樂軒公。不憚辛勤。於老譜外遠訪近緝。遺支漏宗。孤門單戶。得贅族譜。庶免他族之侵蝕。今日告成。而囑余以序。余未學。不知所述。謹序顛末。以備後人觀感。 
                          師範生魏立言 序

民國二十年古歷三月初七日午前。余在城東北丁集設教。有老家後魏樓允中祖。
送新門譜與老林地畝賬於余。言賬係恂爺所留。查自己地畝賬搜出。囑余異日可以持此賬向老林庄爭出。以作祭田。即不能原璧相歸。或可爭出數十畝。即時將賬目謄清。老底紙爛。用紙裱糊存留不敢棄。恐說是自造之賬。有老賬可以取證。可笑老林庄之人。門衰祚薄。人烟寥落。還膠守私見。據種林田數百年。勿曰生息。連本地堅隱不見。四外族人。廢祭不知多少年。自民國五年。吾倡始邀約。於清明節同族眾往探祭祖。老庄出男女幾人。若說他話甚熱諧。一談及林地。彼曰。林地數畝。亦在旁人手中贖出。後數相見。所俱者即林地一事。因家譜未序。族人散沙。故未嘗題及。
東郭內祝爺林地。相傳四十八畝。連坑與宅基都是。現為東関北首潘昌兄弟二人所種。民國十八九年時。有祝爺後城東北魏凹玉堂弟。約余爭執。余又約几族人。欲控縣須先出訟費十几元。因財困而止。有東関文生劉子芳。言聞伊父前言郭內是魏氏林田。遠處來祭。潘昌家預備祭品。子芳又言。同人查文廟田。至祝爺林南邊。皆曰北是魏氏林田。子芳一忠誠先生。何有妄言乎。潘昌至今年年與魏凹錢六七千。


他族多來自山右。吾族乃山左人也。自洪武定鼎。河北大亂吾祖始遷永邑。其族系上不知出於何時。或分姓受氏。始於三晉。魏乃周之同姓。後因地因事命名。而姓氏分別焉。盖遇遠之族系。亦不必追尋。即於自山左遷永時論之。亦有遺憾焉。譜首所載。洪武時來。自經濟文章四祖至御史祖方四世。已是崇禎末帝。至洪武十七世。三百年之譜。明明經濟文章四祖之上有數世。名字失傳。墳墓無著。非遺憾乎。至於吾庄之族。前譜未入。或因清明兩代。㦄經兵變。家譜失傳。後雖有序之者。慬如餼羊之存。夏武郭公。勢所不免。幸有吾村林碑可憑。始祖景珠明故。二世祖龍光。係庠生。按景珠袒之名字惜形而論。與御史景琦祖諒其門房不遠。況二世為庠生。萬無冒然遠近客人。無三代履歷。而得入膠庠名。吾多年已存敦宗睦族之意。而最患頭緒紛拏。序之不易。雖知本村門房與御史祖不遠。無從置喙。爰扵民國十八年扶乩。請華祖臨壇。因華祖廟與吾林瑩近。顛末必悉。乩示二門濟爺之後。濟爺之子都梁生鴻寶。生履祿。生四子景珠景理景瑕景琮。景理即吾之祖。景琮即王集魏庄魏立言之始祖。景瑕祖遷至城東南渦陽縣管殷廟于小魏家是也。人誠神應。騐之於碑文。考之於當時劉超叛永時勢。按之老譜缺序濟爺之後。前修譜人囑後人訪真補續。得諸因緣。故敢序為二門之後。總之德大蔭廣。恩深量溥。孔孟曾三姓。四海同宗。支派莫紊。凡斤斤於何源何流。孰親孰疎者。皆德薄恩淺之人也。吾族在永。星羅棋布。不滿千戶。特恐單門小戶。夾於列強。年侵月蝕。幾有不堪自存之勢。於是遍訪周尋。是屬有求族若渴者。無不得遂其願。適有樂軒祖心志相同。不憚勞瘁。跋涉數百里。搜集數十年。同將敦睦事成。以埀永遠。俾後觀感振興。繼繼承承於無替也。幸甚。

前清生員師範畢業魏廣慶 沐手拜譔


吾族遷永。自明太祖定鼎金陵。河北未平。於是吾族始來永以為家焉。不數傳文人華出。門閭光顯。可謂一時之盛矣。豈料明祚之末。世運大變。李闖煽乱。劉超叛永。御史公景琦爺遭害受慘。吾族人大起恐慌。投親覓友。驚迯四避。實無仍居之一人。迨明祚畢。清鼎立。星移斗轉。迄今三百餘年。吾族亦椒瓞繁衍。戶丁漸多。總之星羅棋布。不相連屬。雖有紅白大典。亦無老幼咸集之慶。最可傷者。祖孫莫識。叔姪倒呼。尊卑失次。骨肉乖張。祖上之香烟冷落。後裔之源委渙散。故世與家父藩中公專志敦宗序譜。找得老譜數本。均屬未訪周匝。宗系缺如。因又邀出樂軒爺。及立言祖同家父四方遍訪。按定新起宗排。逐村註冊。搜集數十年之久。方得約略。如有遠處他方。聲氣不通者。請後補序是幸。自今以後。吾族可有團聚之幾。又應急與修祠。使滲漏完補。先靈有妥享之所。明匾須懸。本族壯觀瞻之美。神龕須立各處耆德紳秢輸主配享。榮及滿族存歿。此等舉動。雖辛勤於一時。而承先啟後。亦族人應盡之責也。願後人賢賢親親。聲氣莫疎。有機會聚。多勉以善。如吾族得以發達。非一時之光。萬事之榮也。


民國廿二年癸酉菊月    師范生魏拯世沐手謹跋

新起宗排字

化 自 東 啟      克 紹 德 念
欽 承 先 志      光 耀 文 獻
明 時 緒 昌      今 作 家 法





标签:自明  林地  御史  定鼎  合族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9 中华魏网
联系地址:河南省郑州市东风路2号附110号 联系方式:13838137279 
站长:魏秀岩
中华魏网QQ群1:42563815(高级群) 中华魏网QQ群2:59273118 中华魏网QQ群3:50731020
总谱管理总谱联络 技术支持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021号  豫ICP备110248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