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古代人物

蜀汉名将——魏延

时间:2019-07-25 09:04:12   作者:魏志远   来源:知乎   阅读:89   评论:0
内容摘要: 前言:小时候在床头翻看《二十四史》的几年当中,仍一次又一次地和魏延不期而遇,但每一次我都设法绕过了他,在我看来,魏延只不过扮演了一个无足轻重而又滑稽的角色。直到开始困惑于《史记》中有关吕氏事件的记载被篡改的部分时,我的思想才开始转变。渐渐地,我发现那些被篡改的历史和魏延的故事有......

前言:小时候在床头翻看《二十四史》的几年当中,仍一次又一次地和魏延不期而遇,但每一次我都设法绕过了他,在我看来,魏延只不过扮演了一个无足轻重而又滑稽的角色。直到开始困惑于《史记》中有关吕氏事件的记载被篡改的部分时,我的思想才开始转变。渐渐地,我发现那些被篡改的历史和魏延的故事有些某种关系。我当时觉得,这些记述也许可以在学习三国时作为有意思的脚注,因此就想补充这些故事里的某些小缺漏。但是,我发现得越多,便发现缺失的地方越多,而漏洞也越来越多。 每当我觉得已差不多快要结束时,便会发现另一份被删节过的文件,篡改后的名字,撕掉的书页,残缺不堪的文字,更改过的时间以及缺失的名号等。政治理论家,政府官员任何人都无权改写历史,真相或许难以发现,但它就在某个地方。如果不继续寻找,真相就会依然隐藏着。如果停止搜寻,那么篡改历史者就胜过了我们。

(武侯祠里)这些塑像,该有的没有,不该有的又有了,比如魏延就该有,但没有塑像,诸葛亮的错误就是没有用魏延,这个塑像的人在为诸葛亮打埋伏 ——邓小平

以指挥作战来说,六出祁山就很笨。按当时情况,魏延建议孔明率主力出斜谷,自己率兵出子午谷直插长安,两路人马夹击魏兵是正确的——朱德

蜀以魏延镇汉中,故魏人不敢逾南郑以谋蜀 《图书编》

延对曰:若曹操举天下而来,请为大王拒之;偏将十万之衆至,请为大王吞之。先主称善,衆咸壮其言——蜀志魏延传

魏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人说他是蜀汉的韩信;也有人说他只不过是个狂妄自大的匹夫罢了。在《三国演义》中魏延甚至还被污蔑为反骨。历史是被人随意打扮的小姑娘。仅仅对魏延之死的记录,从蜀汉视角出发的《三国志》,魏国视角《魏略》,晋国视角《晋书》以及地方视角《华阳国志》的相关记载都不一样。简直就是三国版的《罗生门》事件。实际上,对于各种版本的魏延之死,我们不能武断把正史《三国志》的记载当做真的历史来看。如果那样做了,就是先得出结论后研究步骤的钓鱼执法,最终得出的结果毫无说服力。

简略来说:《三国志》观点:把魏延之死责任一股脑脏水全部泼给魏延。(粉饰魏延之死,大事化小)

《魏略》:魏延继承诸葛亮遗志,撤兵途中被杨仪偷袭杀害(有嘲笑蜀国妄杀大将,自毁长城的嫌疑)

《晋书》魏延杨仪内讧,双方死伤惨重,魏延身死(蜀国内讧,司马追击。突出司马懿足智多谋)

《华阳国志》魏延不服杨仪,单独回南郑,杨仪先手攻击灭魏延(有点类似三国志的记载,但关键地方记载却不同)

着眼于记载的矛盾点,我们又回到了原点,魏延到底是何许人?何德何能如此引人注目?

让我们先回顾下魏延生平。当初魏延作为部曲跟随刘备南征北战,数有战功,被封牙门将军。魏延善养士卒,勇猛过人。刘备称汉中王时,舍张飞,选拔魏延为汉中太守,镇保国境。名不见经传的魏延被提拔,众人皆惊。魏延豪言壮语折服众人。文长刚粗,临难受命,折冲外御,镇保国境。《季汉辅臣赞》

以部曲随先主入蜀,数有战功,迁牙门将军。先主为汉中王,迁治成都,当得重将以镇汉川,众论以为必在张飞,飞亦以心自许。先主乃拔延为督汉中镇远将军,领汉中太守,一军尽惊。先主大会群臣,问延曰:“今委卿以重任,卿居之欲云何?”延对曰:“若曹操举天下而来,请为大王拒之;偏将十万之众至,请为大王吞之。”先主称善,众咸壮其言。先主践尊号,进拜镇北将军。

汉中是决定巴蜀存亡的关键地区,非大将不能守也。刘备提拔魏延魏汉中太守,可见魏延绝非泛泛之辈。

杨洪曾对诸葛亮云:“汉中则益中咽喉,存亡之机会,若无汉中则无蜀矣,此家门之祸也。”《三国志》卷四十一《杨洪传》。

黄权亦说:“若失汉中,则三巴不振,此为割蜀之股臂也。

清人顾祖禹曰:“汉中府北瞰关中,南蔽巴蜀,东达襄邓,西控秦陇,形势最重。”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五十六。

建安二十年,曹操平张鲁,“破汉中,蜀人震恐”,“蜀中一日数十惊,备虽斩之而不得安也”。《三国志》卷十四《刘晔传》注引《傅子》。

《御定渊鉴类函》肯定魏延的豪言壮语,将魏延与祖逖、王敦、顾野王同列。(特别感谢百度贴吧用户——風定軒窗飛豹腳 )

蜀志魏延传曰先主迁治成都拔延为鎭逺将军领汉中太守大㑹羣臣问延曰今委卿以重任卿居之欲云何延对曰若曹操举天下而来请为大王拒之偏将十万之衆至请为大王吞之先主称善衆咸壮其言

晋祖逖传曰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渡江中流击楫而誓曰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辞气壮烈衆皆慨叹
世说曰王处仲每酒后輙咏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以如意击唾壶壶口尽缺
南史顾野王传曰野王体素清羸裁长六尺又居䘮过毁殆不胜哀及杖戈被甲陈君臣之义逆顺之理抗辞作色见者莫不壮之

魏延报答刘备知遇之恩,构建汉中防线。以重门之策,拱卫汉中。二十年后,王平利用这种防御战略,成功击败曹爽大军。

建安二十四(219)七月,刘备称汉中王,擢升魏延为镇远将军领汉中太守。延于兴势山(又称镇势山,即今洋县城北20公里汉王山)置兴势围,龙亭山(今龙亭镇境内)置赤板围,黄金戍(今洋县酉水乡城山)置黄金围,实兵诸围御敌《汉中洋县志》

初,先主留魏延镇汉中,皆实兵诸围以御外敌,敌若来攻,使不得入。及兴势之役,王平捍拒曹爽,皆承此制。《姜维传》

刘备去世后,魏延随诸葛亮五出祁山,大战魏军,功劳显著。第三次北伐,魏延大破名将郭淮,被封南郑候,授予假节,位列征西大将军,军中排名仅次于诸葛亮。第四次北伐,魏延与高翔,吴班大破魏军,斩首三千。

建兴元年,封都亭侯。五年,诸葛亮驻汉中,更以延为督前部,领丞相司马、凉州刺史,八年,使延西入羌中,魏后将军费瑶、雍州刺史郭淮与延战于阳溪,延大破淮等,迁为前军师征西大将军,假节,进封南郑侯。《魏延传》

八年秋,魏使司马懿由西城,张郃由子午,曹真由斜谷,欲攻汉中。丞相亮待之于城固、赤坂,大雨道绝,真等皆还。是岁,魏延破魏雍州剌史郭淮于阳溪。《后主传》

(司马懿)乃使张郃攻无当监何平於南围......亮使魏延、高翔、吴班赴拒,大破之,获甲首三千级,玄铠五千领,角弩三千一百张,宣王还保营。《汉晋春秋》

《御定渊鉴类函》高度评价魏延,把魏延的阳溪之战和钟会破蜀之战相并列对称

又曰蜀魏延随先主入蜀拜镇北将军诸葛亮驻汉中使延西入羌中魏后将军费瑶雍州刺史郭淮与延战于阳溪大破淮䓁●为前师征西大将军又曰魏锺会为镇西将军讨蜀再破蜀军蜀将皆退守劒阁会乃移檄蜀将吏士民

魏延并不认同诸葛亮先定雍凉,后图关中的战略部署。就算蜀汉侥幸夺取了雍凉,当曹睿坐镇长安,全国大军浩浩荡荡涌来时,蜀军是没有办法抵挡的。于是魏延针对曹魏主力与孙权隔江对峙,而对蜀汉不甚设防的情况下,向诸葛亮提出取道子午谷奇谋。主张轻装部队以最快速度拿下潼关,武关,黄河渡口,诸葛亮大军随后跟进,使魏国大军无法救援长安。即出其不意,给与魏国沉重打击。

对于子午谷奇谋,历来争议不断。然而蜀汉毕竟势单力薄,与北方强国曹魏为敌,舍弃出奇制胜,而一味寻求阵地战打败曹魏几乎是不可能的。诸葛亮第一次北伐曹魏时,魏国甚至都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南安、天水、安定三郡叛魏应亮,关中响震。显然在魏国不怎么设防的情况下,出奇制胜打魏国一个闷棍是再好不过的结果。就算诸葛亮不认同魏延子午谷计谋,也必须要考虑到出奇才能制胜,不然就是浪费掉先手出兵的大好时机。可惜,诸葛亮善于治军,而不是奇谋。大军浩浩荡荡出发却没有取得决定性的战果实在让人惋惜。

“直从褒中出,循秦岭而东,当子午而北,不过十日,可到长安”“亮以为此危计,不如安从坦道,可以平取陇右,十全必克而无虞,故不用延计”

事实上诸葛亮先定雍凉,而后进图关中的战略,早在东汉时期就有人尝试。东汉时期军阀隗嚣手下大将劝隗嚣审时度势,先控制了整个秦地。而后王元率领精锐封锁涵谷关用来阻挡汉军。(这里引用百度贴吧用户——風定軒窗飛豹腳的观点)

《后汉书隗嚣传》:嚣将王元、王捷常以为天下成败未可知,不愿专心内事。元遂说嚣曰:“昔更始西都,四方响应,天下喁喁,谓之太平。一旦败坏,大王几无所厝。今南有子阳,北有文伯,江湖海岱,王公十数,而欲牵儒生之说,弃千乘之基,羁旅危国,以求万全,此循覆车之轨,计之不可者也。今天水完富,士马最强,北收西河、上郡,东收三辅之地,案秦旧夡,表里河山。【元请以一丸泥为大王东封函谷关】,此万世一时也。若计不及此,且畜养士马,据隘自守,旷日持久,以待四方之变,图王不成,其弊犹足以霸。要之,鱼不可脱于渊,神龙失埶,即还与蚯蚓同。”嚣心然元计,虽遣子入质,犹负其险阸,欲专方面,于是游士长者,稍稍去之。

马援在得知隗嚣用了王元的计策之后,开始分化瓦解其署部。在给隗嚣部将杨广写信中明确提到说到,隗嚣自以为涵谷以西,举足可定。现在看起来又如何?后半句表明王元最开始设定的以【丸泥东封函谷】的战略已经是失败了。隗嚣并没有前进一步。
后来关东皆平,刘秀亲自西到长安,遣诸军讨伐隗嚣,然后隗嚣派王元据陇坻,不得不以伐木塞道拦截汉军。

《马援传》:会隗嚣用王元计,意更狐疑,援数以书记责譬于嚣。嚣怨援背己,得书增怒,其后遂发兵拒汉。、、、帝乃召援计事,援具言谋画。因使援将突骑五千,往来游说嚣将高峻、任禹之属,下及羌豪,为陈祸福,以离嚣支党。援又为书与嚣将杨广,使晓劝于嚣,曰:“乃闻季孟归罪于援,而纳王游翁谄邪之说,自谓函谷以西,举足可定,以今而观,竟何如邪?”
《隗嚣传》:六年,关东皆平、、、帝知其终不为用,叵欲讨之。遂西幸长安,遣建威大将军耿弇等七将军从陇道伐蜀,先使来歙奉玺书喻旨。嚣疑惧,即勒兵,使王元据陇坻,伐木塞道,谋欲杀歙。歙得亡归。诸将与嚣战,大败,各引退。嚣因使王元、行巡侵三辅,征西大将军冯异、征虏将军祭遵等击破之。

風定軒窗飛豹腳进一步指出,这就是说明,从陇右推进到关中,然后割据整个秦地的做法最大问题就是敌人大军可以源源不断的补充。王元说得没错,少量部队就可以封锁住函谷关,问题是你军队到底怎么样能从陇右直接飞到函谷关去封锁?你刚下陇,最多侵略到三辅,就被汉军主力爆趴下了。反过来说,即便蜀国北伐拿下凉州,如果魏帝亲自坐镇长安,你又能坚持多久还是个问题。

与诸葛亮主张先定雍凉,再图关中的战略相反,魏延认为只有先控制潼关等关中要害地区,才能真正消化雍凉。

实际上,魏延北伐的请兵,是相当于荆邯策略+王元策略的结合,尤其是采取的是王元的结论,即直接以丸泥之军封住潼关(基本作用取代了函谷关)。然后敲定三辅,则天水陇右之地自服。

朱德肯定子午谷奇谋,否定诸葛亮的战略。

“以指挥作战来说,六出祁山就很笨。按当时情况,魏延建议孔明率主力出斜谷,自己率兵出子午谷直插长安,两路人马夹击魏兵是正确的。但诸葛亮不敢用此计,坚持一而再,再而三,六出祁山。完全是顶牛阵,老一套。结果一事无成,打不开局面。论工作方面,诸葛亮有严重的事务主义,事无巨细,包办代替,只相信自己,不相信别人。结果自己累得要死,大家的积极性发挥不出来,事情也未必办好。司马懿看到这一点说:“孔明食少事繁,岂能久乎?”和他打持久战,硬把他拖死了。论用人,有宗派注意倾向,只喜欢服从自己的人,听不得一点不同意见。这一点比曹、孙差多了。关云长、魏延、马谡都未用好,不该用的用了,不该杀的杀了,弄得后继无人。 ——朱德

粟裕认为“诸葛亮是一位政治谋略家,打仗不行,更算不上军事家!即便按《三国演义》的描写,他最主要打过两次胜仗,也就是“两把火”:火烧新野,火烧赤壁。而后一把火还是周瑜烧的。六出祁山,当时魏强蜀弱,而他采取正面推进相持,怎么能以弱胜强呢?人说‘诸葛一生唯谨慎’,从军事上来看是不敢用奇兵,不会打仗。” (摘自《粟裕研究信息》第7期,1998年3月18日)

毛主席认为,蜀国灭亡的原因是“其始误于隆中对,千里之遥而二分兵力。其终则关羽、刘备、诸葛亮三分兵力,安得不败。” 毛主席之所以说诸葛亮“其始误于隆中对”,是因为诸葛亮在“隆中对”中提到了“待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兵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以出秦川,百姓有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乍一看,荆州、益州两路出击是一个颇有诱惑性的方案。但毛主席却很清楚,荆州离益州千里之遥,两地分兵的做法必然让刘备军团更加失去兵力上的优势。“隆中对”实施的结果便是,关羽所镇守的荆州被孙权军团偷袭得手,而且关羽父子也命丧孙权手中。可以说,蜀汉衰亡的祸根在于“隆中对”。毛主席所说“关羽、刘备、诸葛亮三分兵力。”指的是关羽之镇守荆州、刘备之进攻东吴、诸葛亮之北伐中原。这“三分兵力”依次展开,前两次分兵都失败得很惨,导致蜀汉元气大伤,而诸葛亮的北伐本钱也便所剩无几。所以,毛主席叹道:三分兵力,安得不败。

虽以诸葛八阵之制正大之意尤愧古人而卒不得尺寸之利终于三分葢世变之下人伪之滋非竒不能制胜魏延直捣闗中之防岂所谓竒者乎惜乎亮之不察也 《群书考索》

不十日至长安渐试魏延之策【魏略夏矦楙镇长安武矦与羣下计议魏延曰楙少主壻也怯而无谋今假延精兵五千负粮五千直从褎中出循秦岭而东当子午而北不过十日可到长安公从斜谷来必足以达如此则一举而咸阳以西可定矣】 《四六标准》

惜哉会潼关,不从魏延请——洪咨夔

南宋抗金名将虞允文认同魏延子午谷奇谋,并以子午谷奇谋为依据,制定抗金方略。

诸葛孔明草庐中与昭烈论取天下先取则为得天高有变则一军出陇右一军出理襄亦欲特角取办耳其后云长曰夫襄阳则孔明右臂已断非复草庐中所料矣是故魏延尝欲以奇兵取长安孔酬不从盖无特角故也天若祚汉云长尚在襄阳一百囊尸隅迂阜尺孔明以大兵出陇右而许洛之间又有徙都之击罚孔明可以端坐而得长安何至乘危徼幸用魏延之策哉自顷中原有事体石成功天下胜势孔明欲而不之得者——《仁寿县志》


绍兴初,秦桧议和,割唐邓遗敌,以襄阳三十里前为境。三十二年,逆亮败盟,自率大兵渡淮窥江,遣刘蕚一军由光化顺流径薄襄阳城下,亮意不在襄汉,但分兵使相牵,亮败死,蕚亟彻去,唐邓民开门纳官军。
明年春,髙宗视师建康,命中书舎人虞公宣谕川陕,然陕西之师非京西合势莫可进讨,非京西屯守莫可牵制,故陕西之势其重乃在京西为今日最急之策。宜速以重兵据确山一带之险以保唐邓,时王彦取陕西数郡兵止六千人屯商州。公(虞允文)奏乞驻兵唐邓令吴拱分精兵二万人从邓州路与王彦会商州,【以万人守潼闗,使河南敌兵不得援长安】,以万人与王彦合力取长安,吴璘姚仲徐拥大兵震闗辅,使陕右敌兵无援可不战遁去——《名臣碑传琬琰之集》

小结,魏延一代名将,为了完成克复中原,还于旧都的目标,从以小博大,兵贵神速,出奇制胜的军事战略角度出发,提出了子午谷奇谋。可见魏延深通韬略。奇谋危险系数高这本身就是无可厚非的,用奇谋反证魏延是个蠢才反倒是有问题的。

接下来进入魏延之死事件。

《晋书·天文志》曰:九月,亮卒于军,焚营而退,群帅交怨,多相诛残。
《晋书·宣帝纪》曰:亮部将杨仪、魏延争权,仪斩延,并其众。帝欲乘隙而进,有诏不许。

《三国志·蜀书·后主传》则提到:征西大将军魏延与丞相长史杨仪争权不和,举兵相攻,延败走。斩延首,仪率诸军还成都。大赦。

《魏略》曰:诸葛亮患病,告诉魏延等人说:“我死之后,但谨慎自守,更不要遣人来探视我。”令魏延摄行己事,密持丧而去。魏延遂隐匿之,行至褒口乃发丧。亮长史杨仪宿与魏延不和,见到魏延已摄军事,惧怕为其所害,乃张言魏延欲举众北附(魏),遂率其众攻之。魏延本无此心,不战率军而自走,被追而杀之。

 征西大将军魏延与长史杨仪素不和。亮既恃延勇猛,又惜仪筹画,不能偏有所废,常恨恨之,为作《甘戚论》,二子不感。延常举刃拟仪,仪涕泪交流。惟护军费祎和解中间,终亮之世,尽其器用。仪欲案亮成规,将丧引退,使延断后,姜维次之。延怒,举军先归南郑,各相表反。留府长史蒋琬、侍中董允保仪疑延,延欲逆击仪,仪遣平北将军马岱讨灭延。初,延自以武干,常求将数万别行,依韩信故事,亮不许,以亮为怯。及仪将退,使费祎造延,延曰:“公虽亡,吾见在,当率众击贼,岂可以一人亡废国家大事乎!”使祎报,仪不可,故欲讨仪。《华阳国志》

秋,亮病困,密与长史杨仪、司马费祎、护军姜维等作身殁之后退军节度,令延断后,姜维次之;若延或不从命,军便自发。亮适卒,秘不发丧,仪令祎往揣延意指。延曰:“丞相虽亡,吾自见在。府亲官属便可将丧还葬,吾自当率诸军击贼,云何以一人死废天下之事邪?且魏延何人,当为杨仪所部勒,作断后将乎!”因与祎共作行留部分,令祎手书与己连名,告下诸将。祎绐延曰:“当为君还解杨长史,长史文吏,稀更军事,必不违命也。”祎出门驰马而去,延寻悔,追之已不及矣。延遣人觇仪等,遂使欲案亮成规,诸营相次引军还。延大怒,仪未发,率所领径先南归,所过烧绝阁道。延、仪各相表叛逆,一日之中,羽檄交至。后主以问侍中董允、留府长史蒋琬,琬、允咸保仪疑延。仪等槎山通道,昼夜兼行,亦继延后。延先至,据南谷口,遣兵逆击仪等,仪等令何平在前御延。平叱延先登曰:“公亡,身尚未寒,汝辈何敢乃尔!”延士众知曲在延,莫为用命,军皆散。延独与其子数人逃亡,奔汉中。仪遣马岱追斩之,致首於仪,仪起自踏之,曰:“庸奴!复能作恶不?”遂夷延三族。初,蒋琬率宿卫诸营赴难北行,行数十里,延死问至,乃旋。原延意不北降魏而南还者,但欲除杀仪等。平日诸将素不同,冀时论必当以代亮。本指如此。不便背叛。《蜀志魏延传》

先从陈寿《三国志》开始叙述。纵观此事,正史记载可谓疑点颇多,吕思勉《三国史话》及《秦汉史》认为:一、诸葛亮生平谨慎,并不像弃先锋于不顾之人。二、魏延所领也是精兵,怎能被“骂退”。三、魏延既然死于作乱,为何平叛杨仪有功不赏?

一、诸葛亮治军严明,铁面无私,言必信行必果,强调十全必克。命令下达执行快速如江湖湍急,破坏力像那风暴无情。绝无任何妥协商量的余地。为什么在遗言中留下“若延或不从命,军便自发”? 这句话正是破绽,画蛇添足的玩意。魏延敢不听诸葛亮命令怕是10个脑袋都不够砍的。再者说,诸葛亮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诸葛亮如果对魏延有疑虑,又怎么可能会把撤军殿后这么重大的任务交给魏延?(正所谓,对领导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诸葛亮又怎么可能会担心自己政令不通呢?退一步说,如果真是担心魏延不听号令,那更应该召集魏延商讨撤退方案才是。或者安抚魏延,让魏延这个烫手山芋先撤回蜀国再说。大军不管魏延,独自后退,岂不是让魏延单独面对司马大军?岂有和杨仪、费祎、姜维私相计议,置先锋军于不顾之理?(吕思勉)“如果此时魏延一怒之下投降司马懿,蜀国虚实岂不尽为魏国所知?魏军此时一路南下,蜀国还能留存吗?再者说,如果魏延要谋反,为什么不直接投降曹魏,反而南归,以少数部队去追击杨仪等人,这样做岂不是多此一举?

二、王平喝退魏延军也不能说明魏延不善治军。正如卫罐能在邓艾大军中守邓艾父子,吕蒙轻松让关羽变光杆司令那样,魏延不擅长政治 难以澄清自己清白 ,士兵失去大义名分 ,再加上士兵家人都在蜀国 。魏延自然被孤立,消灭。(注王平喝退魏延军同魏延烧栈道一样是三国志留下的蜀国政治声明,历史性不高。吕思勉大师也批判过,魏延一代名将,真要造反,哪有随便大军被王平一句话喝退的道理?简直是政治童话。王平大军远远多于魏延,没必要冒风险去给魏延兵思想工作,再者,王平是文盲,政委这类工作,也明显不适合王平)魏延毕竟是驰骋沙场的大将,如果真的造反,哪可能不留后路就这样随便被消灭呢?这哪里是大将,分明就是个只知道鸡蛋碰石头的三岁小孩。然延嚄唶宿将,果使整众攻仪,岂有不战自溃之理,则仪必出不意攻延。谓以何平之叱,延众知曲在延而遂散,则必非其实也《秦汉史》

三、还有一个破绽,试想假如魏延真的要谋反,杨仪可是立了大功,一定会加官拜爵。可结果呢?杨仪仅仅被拜为中军师,是个有名无实的官位,没有一兵一卒。杨仪对此愤懑不平,旁人都若无其事,只有费祎安慰他。杨仪跟费祎絮絮叨叨(往者丞相没之际,吾若举军以就魏氏,处世宁当落度如此邪)!

三国志明说魏延是作乱被杀,作乱的罪名已经很严重了,那么为什么在当时魏延却又平白无故被按上了谋反的罪名?(史事:或竟以其贼魏延而见徙也)杨仪灭作乱魏延,为什么反而有大功不赏?吕思勉认为这里也是破绽,不管杨仪人品怎么有问题,这么大的功劳也不能被无视。到底是后主不在乎杨仪功劳,还是后主心里并不认同杨仪的做法?

仪至,拜为中军师,无所统领,从容而已。《蜀志杨仪传》

吕思勉认为刘邦临终定曹参陈平周勃和诸葛亮密奏后主确定后继人蒋琬费祎的故事都是后人捏造出来的。三国志中诸葛亮密奏后主选蒋琬舍杨仪实际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表现,目的在于彰显蒋琬费祎等人取代杨仪的必然性。显然诸葛亮并不认为自己会死于第五次北伐,自然不急于安排后事。再者,如果诸葛亮果真安排后继人,也不仅仅只是密奏后主这么简单,势必要做大量准备工作,而史料中并没有发现这一点。再者,如果后继人早已确定,杨仪是万万没有理由发牢骚恶心朝廷的。蒋琬执掌大权之所以被蜀国很多人议论,恐怕正是因为自身确实没有受诸葛亮所托。参考吴起田文故事,蜀汉君臣从蒋琬比杨仪人品更好这一点出发最终舍杨仪,选蒋琬。

《蒋琬传》言:亮密表后主曰:“臣若不幸,后事宜以付琬。”此即《仪传》所谓亮生平密指在琬者,恐亦莫须有之辞。琬之遽跻权要,殆以其有雅量而处内,而仪则锋芒毕露,为时人所忌耳。仪若当国,必无以逾于蒋琬。《秦汉史》

时新丧元帅,远近危悚。琬出类拔萃,处群僚之右,既无戚容,又无喜色,神守举止,有如平日,由是众望渐服。又督农杨敏曾毁琬曰:“作事愦愦,诚非及前人。”或以白琬,主者请推治敏,琬曰:“吾实不如前人,无可推也。”主者重据听不推,则乞问其愦愦之状。琬曰:“苟其不如,则事不当理,事不当理,则愦愦矣。复何问邪?”后敏坐事系狱,众人犹惧其必死,琬心无适莫,得免重罪。其好恶存道,皆此类也。《蒋琬传》

吴起者,卫人也,好用兵。尝学于曾子,吴起为西河守,甚有声名。魏置相,相田文。吴起不悦,谓田文曰:“请与子论功,可乎?”田文曰:“可。”起曰:“将三军,使士卒乐死,敌国不敢谋,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治百官,亲万民,实府库,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收西河而秦兵不敢东乡,韩赵宾从,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此三者,子皆出吴下,而位加吾上,何也?”文曰:“主少国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方是之时,属之于子乎?属之于我乎?”起默然良久,曰:“属之子矣。”文曰:“此乃吾所以居子之上也。”吴起乃自知弗如田文。《史记吴起列传》

还有,据《三国志》记载,污蔑魏延火烧栈道谋反的奏文与魏延上表杨仪造反的奏文居然在同一天到达了成都。这岂不是自相矛盾?魏延火烧栈道之事,只有《三国志》记载,别的史书并没有提及。魏延烧了栈道不但没挡住杨仪的信使,就连杨仪大军与司马懿都成功渡过险要。

栈道是重要的战略资源,被摧毁后,显然不是瞬间就能修复的。诸葛亮第一次北伐失利,赵云在撤退时烧毁了赤崖以北一百余里的栈道,而后赵云试图去修复,但因为水流实在湍急,赤崖以南的栈道也被大水冲毁。也是鉴于赵云烧了栈道,蜀汉短期内无法从斜谷道出兵,诸葛亮二次北伐,只能先攻取陈仓。可见,赵云烧栈道的行为保住了汉中以及赤岸的府库,也给诸葛亮再次北伐造成影响。

如果魏延果真烧毁栈道,那么杨仪10万大军岂不坐以待毙?而杨仪,司马懿都顺利进兵,可见魏延并没有烧毁栈道。

《水经注》: 前赵子龙退军,烧坏赤崖以北阁道,缘谷百余里,其阁梁一头入山腹,其一头立柱于水中。今水大而急,不得安柱,此其穷极,不可强也。 顷大水暴出,赤崖以南,桥阁悉坏。时赵子龙与邓伯苗一戍赤崖屯田,一戍赤崖口,但得缘崖与伯苗相闻而已。

率所领径先南归,所过烧绝阁道。延、仪各相表叛逆,一日之中,羽檄交至。《蜀志魏延传》

帝以穷寇不之逼,于是杨仪结阵而去。经日,乃行其营垒,观其遗事,获其图书、粮谷甚众。帝审其必死,曰:“天下奇才也。”辛毗以为尚未可知。帝曰:“军家所重,军书密计、兵马粮谷,今皆弃之,岂有人捐其五藏而可以生乎?宜急追之。”关中多蒺藜,帝使军士二千人著软材平底木屐前行,蒺藜悉著屐,然后马步俱进。追到赤岸,乃知亮死。《晋书宣帝传》

   此外,《三国志》说魏延死于自己的性格,实际是粉饰魏延之死。说魏延性格不好,可实际上也仅仅只有杨仪刘琰和魏延不对付。诸葛亮也因此批评过刘琰杨仪性情狭义,不顾大局。建兴十年,与前军师魏延不和,言语虚诞,亮责让之。

同时代的那些性格不好的人,也没有人死的比魏延还冤。刘备手下大多数人都有严重的性格问题。关羽张飞性情刚烈 王平性狭侵疑,为人自轻(同关羽自轻)法正睚眦必报,李严鳞甲难近,邓芝自傲 杨仪性格缺点在《三国志中》的记载比魏延还严重,东吴大将朱桓甘宁潘璋性情更奇葩,军中乱杀人。依据《三国志》,蜀汉对政治犯的处罚并不太严厉。而这些人中却唯有魏延被杀全家!!?恐怕,这里有比性格更深的原因。


  最后,魏延不明不白死后,蜀汉政权念其功劳,在南郑为魏延修墓立碑,有限恢复魏延名誉。(如果魏延果真作乱造反,那么哪有国家会自打脸反过来给反贼立碑的道理呢?)

《南郑县志》载:“蜀汉南郑侯魏延墓,相传在北门外四里石马堰,有石马立田间,云是墓前故物。延固宿将,有战功,虽未路猖獗,身死族诛,蒋琬原其本意,但欲除杀杨仪,不便背叛。当日追述前劳,必有以礼收葬之事。石马遗址,传之故老,未必无因。”

同样是二十四史,《晋书》更强调魏延杨仪的内讧状况。否认了王平所谓一嗓子喝退魏延的美丽童话故事。《晋书·天文志》曰:九月,亮卒于军,焚营而退,群帅交怨,多相诛残。

《华阳国志》记载形似《三国志》,但在关键点却点明是杨仪先出兵灭魏延。延怒,举军先归南郑,各相表反。留府长史蒋琬、侍中董允保仪疑延,延欲逆击仪,仪遣平北将军马岱讨灭延。

《魏略》的说法就更劲爆了,裴松之注引《魏略》就说诸葛亮死前是将勒部回撤的任务交给了魏延的,但因为魏延与杨仪素有矛盾,杨仪惧为魏延所害,便造谣魏延谋反,于是才有了所谓魏延谋反案。虽然此说按照裴松之的说法是“此盖敌国传闻之言,不得与本传争审。”但未尝没有值得思考的地方。显然,诸葛亮遗命魏延总督军务,却反被杨仪暗算是怎么也讲不通的。案谓延持丧还而杨仪突攻之,自非实录。但是如果去掉魏延总督军务这个大前提的话,反而合乎逻辑。魏延一代名将,如果魏延真的要跟杨仪过几招,哪有什么后路都不留,就直接扑街的可能呢?所以吕思勉先生大胆地推测,其实诸葛亮是突然去世的,没有来得及布置后事,一切都是杨仪“自作主张”。

连《三国志》的作者陈寿都说:“原延意不北降魏而南还者,但欲除杀仪等。平日诸将素不同,冀时论必当以代亮。本指如此。不便背叛。”认为魏延的举动并不算是背叛。虽然这种推测未必就是魏延的真实想法,但魏延的行动谈不上是谋反应该是比较可能的真相之一了。

也就是说,史学大师陈寿是知道魏延事件的真相,也认为魏延是被冤枉的。但是出于维护蜀汉政权的需要,仍不得不把魏延事件的全部责任算到魏延一人头上。

所以,史学大师吕思勉先生认为,《魏延传》记载不实,此事另有真相。易中天在《易中天品三国》中也表示《三国志》的记载有诸多漏洞。吕思勉说诸葛亮是暴毙而亡,临死之前压根没下过那样的命令。亮在病危之时,预定退军计划,这一个命令,总是要传给全军的,岂有和杨仪、费祎、姜维私相计议,置先锋军于不顾之理?这岂像诸葛亮做的事情?

确实魏延视北伐与己任,但魏延又不是纯碎的战争狂人,魏延向来推崇出奇制胜的战术战略。现在丞相离世,大局未定,将士军心不存,继续与司马懿对峙的条件已经丧失。这一点善养士卒的魏延不可能不知道。而且,这次北伐诸葛亮战术全部被司马懿郭淮看破,双方长期对峙,对魏军而言蜀军早无虚实可言。其实魏延也不喜欢也不相信能通过步步为营的阵地战取胜魏国。迁延日久,军士战意消减,撤军势在必得。所以魏延所言不可因一人而废国家之事。真正意义是希望自己能继承丞相遗志,将北伐事业贯彻下去。(并不是拘泥于这一次北伐的成败)吕思勉《秦汉史》明言,蒋琬、费祎,才力皆不足以图中原,使延犹在,当不至此,其才究可惜也。

显然魏延事件的真相暂时不得而知了。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些记载里面不合逻辑的地方剔除掉,把剩下的部分连接起来的话,就是下面的结果。

诸葛亮身负军国大事,与司马懿沿渭水长期对峙,积劳成疾,还没确定后事就呕血猝死与军中。杨仪等人近水楼台,掌握诸葛亮生前权利信物,并派老好人费祎向魏延传达撤军殿后命令。魏延大怒,认为杨仪是在公然窃取国家权力!魏延以杨仪私自独揽大权为由上奏朝廷言杨仪造反,杨仪也称魏延不听指挥投靠曹魏造反作乱为由言魏延谋反。延、仪各相表叛逆,一日之中,羽檄交至。蒋琬,董允等人基于武将造反几率大于文官的前提下,怀疑魏延。更深层含义是排挤武将更有利与文官控制朝廷(或竟以贼魏延而见徙也)他们建议后主出兵稳定局势,同时查明情况。

(文武不和,在三国时代,也是屡见不鲜的。就拿蜀汉集团来说,前面已经说过,关羽与魏延都是善待士卒而骄于士大夫。而文人则看不起武将,这也有突出的例子。以《三国志》为例,举了刘巴,彭羕轻视武将的例子。刘巴不理张飞。诸葛亮劝刘巴说:“张飞虽实武人,敬慕足下,主公今方收合文武,以定大事;足下虽天素亮高,宜少降意也”刘巴回答说:“大丈夫处世,当交四海英雄,如何与兵子共语?”彭羕甚至骂刘备:老革荒悖,可复道邪!”古者以革为兵,故语称兵革,革犹兵也。吕思勉论:知文臣之轻视武人,由来已久。)

魏延独自撤军会南郑,不理睬杨仪,等待朝廷的处理,未做准备。没成想杨仪居然要灭了自己。

然延嚄唶宿将,果使整众攻仪,岂有不战自溃之理,则仪必出不意攻延。谓以何平之叱,延众知曲在延而遂散,则必非其实也。

杨仪担心魏延报复自己,竟然出兵反攻魏延。惧怕为其所害,乃张言魏延欲举众北附(魏),遂率其众攻之。

内讧一触即发,双方死伤惨重,魏延被杀。

九月,亮卒于军,焚营而退,群帅交怨,多相诛残。亮部将杨仪、魏延争权,仪斩延,并其众。

宏观来看,魏延不是相府的人。作为假节南郑侯征西大将军,等大军回成都后,魏延的存在势必会给蒋琬总揽军务带来极大影响!实际是魏延杨仪明争于外,蒋琬费祎暗争于内。为了维持蜀汉文武两派的平衡,魏延就这样死于朝廷政治漩涡中。

蜀汉政权自毁长城,岂不可惜?吕思勉认为,在三国第21年至第41年间,即曹芳继位至曹髦被弑的这段魏国最动荡的时间内,蜀汉政权越早出兵猛攻曹魏,或许会发生奇迹。可惜,蒋琬费祎执政的时间内,姜维无大权,没有较大的战事发生。如果此时魏延还在的话,也许就不会是这样的结果了。

然亮死后,蒋琬、费祎,才力皆不足以图中原,使延犹在,当不至此,其才究可惜也。

从魏齐王芳之立,至高贵乡公的被弑,其间共计二十一年,即系入三国后之第二十一年至第四十一年,正是魏国多事之秋,蜀汉若要北伐,其机会断在此间,而其机会又是愈早愈妙,因为愈早则魏国的政局愈不安定。然此中强半的时间,都在蒋琬、费祎秉政之日,到姜维掌握兵权,已经失之太晚了。所以把蜀国的灭亡,归咎到姜维,实在是冤枉的。倒是蒋琬、费祎,应当负较大的责任。魏延伐魏之志,是比较坚决的。只看诸葛亮死日,他不肯合军退回,便可知道。如其诸葛亮死后,兵权在他手里,总不会像蒋琬、费祎那样因循的,虽然成败不可知。所以魏延的死,总不能不说是蜀汉的一个损失。


三国演义里魏延更是个传奇的存在。

虽说后期版本的三国演义对魏延的塑造很不堪,从三国演义中明显可以看出对魏延这一人物塑造的矛盾。魏延是三国演义的主要人物,在三国演义人物出场频次里面,可以进前20,双人出场频次中魏延诸葛亮一同出场的频度可以进前10。三国演义一方面把魏延塑造成关云长模样(只有魏延有这种特点),反曹兴汉,是富有正义感的急先锋,另一方面又污蔑魏延反骨,造反的事迹。

身长九尺,面如重枣,目似朗星,气宇轩昂,貌类关羽,姓魏名延,表字文长。

早期《三国志平话》中,还有专门张飞称赞魏延的段落,(倘得此人,愁甚汉江山不立)更没有魏延反骨之说,只是魏延渴望诸葛亮的军权,最终因为夺权而不光彩的死确实有违诸葛亮的形象。后续的三国演义版本为了美化诸葛亮形象,只好不断贬低丑化魏延。

于是,反骨魏延应运而生,不断淡化刘备对魏延的重用,也出现诸葛亮设计杀魏延的段落。只是这时候的修改还不成熟。以至于出现李卓吾评本对诸葛亮的严厉批评。李卓吾批评诸葛亮上方谷火烧魏延以及火烧魏延失败后把责任推卸给杨仪是作秀且虚伪肮脏的表现!李卓吾感叹上方谷天降大雨分明是上天要救魏延。可怜魏延被逼造反是实乃诸葛亮作为。

孔明定非王道中人,勿论其它,即谋害魏延一事,岂正人所为?如魏延有罪,不妨明正其罪,何与司马父子一等视之也?此时骤雨大注,不惟救司马父子,实救魏延也。若夫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八个字,乃孔明羞惭无聊之语耳,岂真格言哉?

到毛本,魏延被进一步丑化,多次试图夺取诸葛亮兵权,阻碍诸葛亮祁寿,删掉诸葛亮火烧魏延及关云长模样的段落及诸葛亮夸赞魏延“魏延勇烈,敌人皆惧”的评价,孙权对魏延杨仪的嘲笑变成只针对魏延的批评等等,通过对魏延的丑化来美化诸葛亮的形象。一些核心期刊指出,魏延实际是关羽的镜像,诸葛亮不喜欢关羽,让关羽在华容道堵曹操实际是让关羽为难,并杀掉关羽的傲气。不满意关羽管理荆州,更不满意关羽不听军师之言而失掉荆州。

毛宗岗评曰:以不记军师东和孙权一语,(诸葛亮)故似有埋怨之意。

而魏延性格形象又类似关云长。所以,三国演义让魏延来继续关羽的人设,突出将相不和这一深刻矛盾(有映射元末明初某些政治事件的可能)。显然罗贯中原著暂时是找不到了,但是我们可以通过时间线上更接近的嘉靖本来看诸葛亮的那些不光彩的事迹。劝刘备杀刘封,为夺权劝刘备杀彭漾,北伐中多次欺骗魏延,用阴谋上方谷火烧魏延,并推卸责任嫁祸杨仪。李卓吾评曰诸葛亮该杀!!!

对诸葛亮劝杀刘封,李卓吾对诸葛亮做了尖锐的批评:放他娘屁!刘备不通,可恶可恨!诸葛亮更可杀矣!更可剐也!不杀不剐,亦无以泄我胸中愤也。

   而随着诸葛亮形象的不断美化,魏延与关羽的镜像关系就不存在,魏延诸葛亮将相不和变成单纯的小丑魏延形象。


最后特意附上風定軒窗飛豹腳的大作——从谶记看刘备选魏延为汉中太守

一直以来,我们总会想当然的以为魏延这个名字对刘备的政权来说似乎总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象征着敌国魏国延续昌盛?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

很多人在讨论刘备为什么选魏延镇守汉中而不是张飞诸将无非都是围绕几大观点:

1、魏延善于养兵,与张飞鞭挞健儿、暴而无恩形成对比。(《三国志集解》:此汉中之守所以舍益德而拔魏延也)

2、刘备看重魏延潜在的能力,所以选择一个新人。(《晋书》:魏延之用,非旧德也。盖明王之举,举无常人,才之所能,则授以大事。)

3、魏延能力高于张飞(吕思勉的《替魏延辩诬》:魏延的将略似乎还在关张之上、、关张的将才是偏于战斗而魏延则要长于谋略些。)

4、魏延之忠勇尤为刘备所信赖(《三国策》中邓以赞评、注:破众人之见而立之群臣之上,非知延之深者不能也。、、魏延岂独以勇闻也,其忠亦先主谅之矣。)

以上是風定軒窗飛豹腳知道的和能想到的古人、学者的观点。至于还有各种各样的现代观点,这个就更是五花八门的,不过基本上还是围绕以上几点或加以引申、或加以补充。

通常来讲,一个君主或上级想要破格提拔一员小将,绝对不止于单纯得看能力、潜力这些因素,当然小将的出身往往贫寒,因此可能有地域的因素。这里先举个例子:

《晋书吾彦传》:吾彦,字士则,【吴郡吴人也。出自寒微】,有文武才干。身长八尺,手格猛兽,旅力绝群。仕吴为通江吏。初为小将,给吴大司马陆抗。【抗奇其勇略,将拔用之,患众情不允】,乃会诸将,密使人阳狂拔刀跳跃而来,坐上诸将皆惧而走,【唯彦不动,举几御之,众服其勇,乃擢用焉】。

吾彦为吴郡吴人,出自卑微的寒门,但是有文武之才,开始为陆抗的小将,陆抗非常惊奇于他的勇略,想重用他但是害怕诸人不服。最后故意制造了一个事件,让吾彦表现他的能力,所以众人为之佩服,陆抗也就随之破格提拔了吾彦。

本人之所以举吾彦的例子是想说明陆抗身为吴郡吴县大姓陆氏,他之所以肯重用吾彦这么一个小人物无非也是因为吾彦出身于吴郡吴县,虽然地位有别但是却是为同乡。

此类例子想必曹操重用谯、沛的贫微之人也不少(《魏书》:其馀拔出细微,登为牧守者,不可胜数)。然而魏延出身于义阳,并非刘备河北原从,至于荆州人当中,出身义阳得对于刘备来讲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因此也排除掉地域因素,刘备破格重用魏延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这还要先说起汉末一条颇为著名的谶记:【代汉者,当涂高也】

对于这条谶记首先最早付诸于实践得汉末军阀就是袁术了

《典略》:术以袁姓出陈,陈,舜之后,【以土承火,得应运之次。又见谶文云:“代汉者,当涂高也。”自以名字当之】,乃建号称仲氏。

《后汉书袁术传》:初,术在南阳,户口尚数十百万,而不修法度,以钞掠为资,奢恣无猒,百姓患之。【又少见谶书,言“代汉者当涂高”,自云名字应之。又以袁氏出陈为舜后,以黄代赤,德运之次】,遂有僭逆之谋。又闻孙坚得传国玺,遂拘坚妻夺之

袁术自以为袁氏之姓出于陈、舜之后,按五行来看是【以黄色代替赤色(汉承火德)】,也就是《典略》所述【以土承火】。同时又有谶文说道“代汉者当涂高”,袁术自以为自己的名、字“术”、“公路”可以应验此事(术自以“术”及“路”皆是“涂”,故云应之),因此有僭逆的谋划,开始为称帝做准备。

《说文解字》:【术,邑中道也】。从行术声。

《说文解字》:【路:道也】。从足从各。

《说文解字》:【涂,水】。出益州牧靡南山,西北入渑。

(个人理解,因为水亦是流体,也会自上而下、自北而南的在【道路】间流动,所以袁术以为术、路皆对应“涂”字)

也就是说袁术自以为无论姓氏方面,还是在名、表字方面都可以应验这条谶记,当然他自己的这个解释却是略显牵强的,实际上袁术方的这种说辞并没有其他任何学者曾提到过类似的说法。所以极有可能是袁术手下单纯为了讨好袁术而故意绞尽脑汁为袁术强行捏造出来的舆论依据。同时,袁术想必是大张旗鼓的宣扬了自己对该谶记的解释来昭告天下,否则《三国志》、《后汉书》不会直接记载入本人传记当中来做正文。

曹丕代汉称帝时对谶记的应用

《献帝传载禅代众事》:春秋佐助期曰:‘汉以许昌失天下。’故白马令李云上事曰:‘许昌气见于当涂高,当涂高者当昌於许。’当涂高者,魏也;象魏者,两观阙是也;当道而高大者魏。魏当代汉。今魏基昌于许,汉徵绝于许,乃今效见,如李云之言,许昌相应也。

李云是东汉桓帝时人物,于《后汉书》中有传,性好学,善阴阳,官至白马令,所以称其为故白马令李云。

这个李云曾经望气说到“当涂高者”会昌盛于许,而后来曹操迎献帝定都于许昌后,自然应了李云这句预言。不仅如此还解释了“当涂高者”曹魏方的理解是什么意思。

“当涂高者”就是魏,象形如魏的乃是耸立在道路两旁的高大楼观;魏正是高大并且立在道路之上。

魏者,魏魏然高大也。

魏魏乎其,终则复始也。

古语有云,万盈数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赏,天启之矣。故而,

身在江湖,心驰魏阙。

魏当涂高,自代汉也。

魏国山河,何其壮丽。

魏阙之高,大气磅礴。

曹丕同样是给称帝做舆论准备,当然不能错过“代汉者,当涂高”这句十分出名的谶语了。

《后汉书公孙述传》:又自言手文有奇,及得龙兴之瑞。数移书中国,冀以感动众心。帝(刘秀)患之,乃与述书曰:“图谶言‘公孙’,即宣帝也。【代汉者当涂高,君岂高之身邪?】”

《东观记》曰:“光武与述书曰:‘承赤者,黄也;【姓当涂,其名高也】。’”

《宋书》:《春秋谶》曰:“代汉者,当涂高也。”【汉有周舒者,善内学。人或问之,舒曰:“当涂高者,魏也。”】舒既没,谯周又问术士杜琼曰:“周征君以为当涂高,魏也。其义何在?”【琼曰:“魏,阙名也。当涂而高,圣人以类言耳。”】又问周曰:“宁复有所怪邪?”周曰:“未达也。”琼曰:“古者名官职不言曹,自汉以来,名官尽言曹,吏言属曹,卒言侍曹,此殆天意也。”【周曰:“魏者,大也;曹者,众也。众而且大,天下之所归乎?”】建安十八年,武帝为公,又进爵为王。二十五年,武帝薨,太子丕嗣为魏王,是为文帝。

代汉者,当涂高也”这句谶语最早出自《春秋谶》,早在东汉开国之初,公孙述在益州割据称霸搞僭逆,大搞各类谶语、符瑞,还写信给中原希望能够迷惑人心。刘秀为此感到担忧,写信给公孙述特别提到了“代汉者,当涂高。您的身躯足够高大吗?”

甚至刘秀也对自己的名字根据当涂高者做了解释。“秀”字原义为“结了穗的稻子”。说稻谷生于在路边,且高大,也是能说得过去的。

《东观记》又记载刘秀给公孙述信中提到“继承汉是承土运黄色;姓当涂,名高。”

后来到了汉末,擅长内学谶纬的学者周舒就最先解释了【当涂高者,魏也】,后来益州蜀郡学者杜琼(《三国志杜琼传》)和巴西学者谯周聊到此事,杜琼解释到了魏是阙的意思,又说现在各个官署皆言曹,大概就是天意吧。谯周又补充说道【魏者,大也;曹者,众也】,曹魏岂非天下众望所归啊。

因此,显然魏王曹丕代汉时太史丞许芝对“当涂高”的解释显然更正确,至少是早有东汉开国皇帝刘秀所云“高之身”(谯周云:魏者,大也),又有其它著名学者周舒、杜琼、谯周详细论证、探讨过的事情,才会被拿来当做真正的谶纬证据。后来果然魏国禅代了汉朝,也算印证了正确性。所以在后世《宋书》也才会收录了曹操父子禅代对应“代汉者当涂高”的谶语。

当然,这都是用事后角度去看待的,实际上汉末军阀无数,人人都想自立,又何止只有袁术、曹丕二人曾经有用谶记去维护自身统治的事情?即便没有明确记载,却可以通过一些事情来判断是否曾使用过相似的谶纬。

所以,下面就开始进入本文正题的论述。刘备对于“代汉者,当涂高”究竟是一种什么态度以及刘备是怎么去理解的。

【刘备具体实践步骤就是提拔魏延镇守汉中】:

说起这个,首先也就是要说明一下,谶记不单单是里面的一些文字对应君主本人,譬如袁术、曹丕引“当涂高”都是用于己身,其实用臣下来衬托自己也是可以的。这里举刘秀引谶记的例子来说明

《后汉书景丹传》:世祖即位,以谶文用平狄将军孙咸行大司马,众咸不悦。诏举可为大司马者,群臣所推唯吴汉及丹。

《东观记》载谶文曰“孙咸征狄”也。

《后汉书王梁传》:及即位,议选大司空,而《赤伏符》曰“王梁主卫作玄武”,帝以野王卫之所徙,玄武水神之名,司空水土之官也,于是擢拜梁为大司空,封武强侯。

《后汉书方术列传》:汉自武帝颇好方术,天下怀协道蓺之士,莫不负策抵掌,顺风而届焉。后王莽矫用符命,及【光武尤信谶言,士之赴趣时宜者,皆骋驰穿凿,争谈之也。故王梁、孙咸名应图箓】,越登槐鼎之任,郑兴、贾逵以附同称显,桓谭、尹敏以乖忤沦败,【自是习为内学,尚奇文,贵异数,不乏于时矣】。

所谓内学的意思就是“内学谓图谶之书也。其事秘密,故称内”,关于刘秀引用《赤伏符》(该书预言姓刘名秀的人将会成为天子)中的一些谶语来命孙咸、王梁为大司马、大司空(因为谶记中恰好有孙咸、王梁二人的名字),《后汉书》、《后汉纪》皆持贬低态度,正如原文所述“皆骋驰穿凿,争谈之也”。无非就是君主喜欢谈论一些谶纬、符图这些玄文奇谈,所以手下的士人争先议论及此,可以理解为一种拍马屁的行为。

因此本人以为刘备提拔魏延也正是因为魏延这个人物符合了“代汉者,当涂高也”这个谶记中一些文字线索,接下来详细的论证一下。

很明显,魏延的名字正是最直接对应谶文的证据

让我们重新回顾一下《东观记》中记载刘秀给公孙述信件的内容【姓当涂,其名高也】,姓当涂,而名为高。

《三国志杜琼传》:先主定益州,领牧,【以(杜)琼为议曹从事】。、、、周因问曰:“昔周徵君以为当【涂高者魏】也,其义何也?”

《三国志谯周传》:(谯周)父,字荣始,治尚书,【兼通诸经及图、纬】。州郡辟请,皆不应,州就假师友从事。

当时蜀郡杜琼、谯周都已在流传并深信【当涂高者,魏也】的谶语了,并且在刘备领益州牧时,就命杜琼为议曹从事,谯周之父谯荣始通谶纬、符图等,因此谯周能跟杜琼讨论此事也并不奇怪。同时二人在刘备称帝时均陈述祥瑞、谶纬等,因此证明刘备一定知道姓“当涂”是指【魏】的意思,这个和魏延的姓氏魏字恰好符合。

再看后半句【其名高也】,也就是说名是有“高”的涵义在内,我们再看看魏延的“延”在当时是什么意思

《说文解字》:【延,长行也】。

《说文解字》:长,久远也。从兀从匕。兀者,高远意也。

《说文解字》:行:人之步趋也。

“延”在《说文》中解释是长行的意思,而长行自然也可以引申为有高的意思在内。如果拆开“长行”二字分开看的话,长本身是久远的意思,而行是人在移动脚步,其实既可以称之为高远,同时也可以称之为“涂”(和袁术解释“公路”、“术”皆是“涂”意类似)。因此魏延的名字“延”、“文长”其实也能够符合“当涂高”的谶记。

再从当时张飞、魏延竞争的地理位置——汉中来分析,汉中是个绝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重镇。

陈琳《为曹洪与魏太子书》:汉中地形,实有险固,四岳三涂,皆不及也。彼有精甲数万,临高守要,一人挥戟,万夫不得进。

《三国志杨洪传》:先主争汉中,急书发兵,军师将军诸葛亮以问洪,洪曰:“汉中则益州咽喉,存亡之机会,若无汉中则无蜀矣,此家门之祸也。方今之事,男子当战,女子当运,发兵何疑?”

单看魏人陈琳的《与曹丕书》中记载汉中是【四岳三涂,皆不及也】,以及蜀人杨洪称汉中乃【益州咽喉】、【家门之祸】的形容,都可以说汉中堪比巴蜀群山之地的第一道大门。

我们再回顾一下【魏】本身的涵义

《三国志杜琼传》:琼答曰:“【魏,阙名也,当涂而高】,圣人取类而言耳。”

《献帝传载禅代众事》:当涂高者,魏也;【象魏者,两观阙是也;当道而高大者魏】。

魏的意思是,要道而立的高大楼观。而魏延的名字正好符合了谶语,同时镇守的汉中又是益州门户,正好符合了【象魏者,两观阙】这么一个寓意。可以说,如果单从当时谶纬学术的角度来说,魏延正是刘备手下最完美契合的不二人选,张飞在这个方面的竞争力完全没有。

《三国志姜维传》:初,先主留魏延镇汉中,皆实兵诸围以御外敌,敌若来攻,使不得入。、、、维建议,以为错守诸围,【虽合周易“重门”之义,然適可御敌,不获大利】。

《周易正义》:重门击柝,以待暴客,盖取诸豫。 正义曰:案弧、矢、杵、臼、服牛、乘马、舟、楫皆云之“利”,此皆器物益人,故称“利”也。【重门击柝,非如舟楫杵臼,故不云“利”也】。变称“以御暴客”,是以利也。

这个也说明,当时刘备选拔魏延留镇汉中时,以诸围御敌非单单以军事考虑,更是曾经引《易》来分析,两者结合而选择了一个最合适的军事方案,这在汉代算是兵阴阳家的一种。所以姜维想要改变镇守汉中策略时也特别提到了【不获大利】实际上也是从兵阴阳家方面有所参考的。

所以,综上所述,本人分析,刘备能够任用魏延镇守汉中,可以说极大程度是参考了那句【代汉者当涂高】的谶语,他认为魏延的名字和所镇守的汉中地势相匹配,正是完美的人选。同时,也可以说明刘备在建安二十四年夏秋之际称汉中王时,已经有了绝对的称帝之心,为此刘备拿起了当年刘秀曾经最早告诫公孙述的书信提到的谶记引做“天命”自诩,还命手下魏延帮助自己去实现这个谶记,可谓心思颇深。这也可以印证出有据可考的军阀当中,其实从汉末袁术之后,第二个用“当涂高”谶语的应当是刘备而非曹丕,并且本人认为实际上远不止此三人,还应有其它有不臣之心的军阀,譬如刘表、刘焉等人。

最后:

1、除了主公刘备外,还谁参与提拔魏延有功?

所以说,既然我们现在知道了魏延是因符合谶语才被刘备提拔为汉中太守的,那么接下来有一个问题就是难道只是刘备慧眼识人吗?

因为君王本人往往不懂谶记,只有学者才会懂得如何解析其中文字。上面提到了杜琼、谯周,都是持“当涂高者”是魏的意思,所以本人猜测杜琼、谯周应该至少向刘备进献过相关提示,譬如找个能够对应谶语的人去镇守汉中,类似于望气。

而刘备身边的人当中最有可能推荐魏延的就是法正法孝直了。

《三国志法正传》:法正字孝直,右扶风郿人也。【祖父真】,有清节高名。

《三辅决录注》:(法)真字高卿,少明五经,【兼通谶纬】,学无常师,名有高才。

首先,根据其家世来看,法正祖父法真通谶纬学,甚有名望。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称之为“家学”,就算法正本人不如其祖法真精通,但是至少也是略懂一二吧。因此法正有推荐魏延的学术资本。

其次,法正跟随刘备征讨汉中,一直甚有谋划之功,除了知名的定军山之策斩杀魏都督夏侯渊之外,还划策与曹操争汉中。具体事迹皆在《法正传》中。法正既然参与整个汉中战役的运筹帷幄,自然了解刘备帐下将帅情况,他有推荐魏延的客观条件。

此外,刘备【雅爱信正】,在争夺汉中期间法正亲冒矢石为刘备挡箭,刘备因此与法正俱退,后来法正去世后,诸葛亮感慨如果法正活着,必能制止刘备东征,就算不能制止也不会全军覆败。因此法正说得话在刘备面前有绝对的分量,非其它诸人可比,所以刘备舍张飞而拔魏延必然是有心腹忠臣绝对支持,也就是法正的可能性最高。

所以,刘备提拔魏延,除了益州学者杜琼、谯周等人点破谶纬之谜外,法正又从军中协助刘备择取到了魏延,因此才有了魏延“登台拜将”镇守汉中的事情。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9 中华魏网
联系地址:河南省郑州市东风路2号附110号 联系方式:13838137279 
站长:魏秀岩
中华魏网QQ群1:42563815(高级群) 中华魏网QQ群2:59273118 中华魏网QQ群3:50731020
总谱管理总谱联络 技术支持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021号  豫ICP备110248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