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魏氏文化

浅论魏徵文化

时间:2019-06-26 11:42:46   作者:河南魏氏编辑部   来源:中华魏网   阅读:214   评论:0
内容摘要:淺論魏徵文化鉅鹿魏徵研究會會長王麟本魏徵生於周靜帝大象二年(西元580年)之襄國郡鉅鹿縣。即今之邢臺市巨鹿縣。少年家境孤貧,無以爲業,曾爲道士。好讀書,尤好研讀縱橫之術。隋大業末,天下大亂,征投軍瓦崗。後爲竇建德所俘,使爲起居舍人。建德敗,徵投奔隱太子李建成,深愛器重,拜爲冼馬,掌經史子集四庫圖籍刊緝之事。征見太宗與隱...
淺 論 魏 徵 文 化
鉅鹿魏徵研究會會長 王麟本

魏徵生於周靜帝大象二年(西元580年)之襄國郡鉅鹿縣。即今之邢臺市巨鹿縣。少年家境孤貧,無以爲業,曾爲道士。好讀書,尤好研讀縱橫之術。 隋大業末,天下大亂,征投軍瓦崗。後爲竇建德所俘,使爲起居舍人。建德敗,徵投奔隱太子李建成,深愛器重,拜爲冼馬,掌經史子集四庫圖籍刊緝之事。征見太宗與隱太子,勾心鬥角,陰相傾奪,每勸建成訂計謀預爲除之。遂釀成“玄武門之變”,太宗反敗爲勝,射殺兄建成與弟元吉。於是,太子党人士紛紛逃亡,魏徵卻依然故我。有一天,太宗嚴厲責問魏徵:“你爲什麽要離間我們兄弟關係?”在場官員個個危懼不已。徵卻慷慨自若,從容對答:“皇太子若從臣言,必無今日之禍”。太宗聽後轉怒爲喜,倍爲敬重,封爲詹事主薄。後改爲諫議大夫,步步高升,直至侍中、鄭國公、尚書右丞等職。縱觀魏征一生,高風亮節,睿智卓識。敢諫善諫,膽略超群。恥做忠臣,甘做良臣。幸遇明主,致君堯舜,成就貞觀,彪炳萬代。故論其文化,當屬帝王文化。現簡述於後:
魏徵文化當屬帝王文化
據《炎黃春秋·2006年11期·中國四大傳統文化說》載:中國傳統文化有幾個影響特別大的流派?學術界幾乎是都維護這樣一個定論的:儒釋道三家。那麽中國究竟是四大傳統文化還是三大傳統文化?還有沒有和儒釋道三大傳統文化並列的文化?結論是帝王文化也有它的文化源頭,文化結構,社會基礎,文化符號,也和其他文化進行了充分的融合,也攙雜了宗教的一些內容,也都留下了無以數計的物態文化分佈全國各地。中國歷史上確確實實存在和三大傳統文化並列的帝王文化。其在帝王文化的文獻載體和代表人物中載:“儒釋道都有自己的文化典籍,自己的文化代表人物。三大傳統文化之所以得到共識,原因主要在這裏。帝王文化有沒有呢?有。”可能有人說,春秋戰國時期有百家爭鳴,每一家都有自己的理論體系,文化結構。儒家有《四書五經》;道家有《莊子》和《老子》;法家有《荀子》、《韓非子》;佛教有卷帙浩繁的《佛經》。帝王文化有什麽東西?其實帝王文化也有自己的理論體系和文化載體。春秋戰國時法家出來公開地維護帝王文化,已經給帝王文化確立了理論體系。慎到、韓非、李斯,都有帝王之術。晉以後沒有像韓非那樣的理論體系了,是因爲它的形態變了。帝王文化的理論體系在晉以後有所變化,它的變化主要體現在專制主義思想吸取了儒家思想和道家思想,不再是赤裸裸的像秦法家那樣,對儒家道家的理論不屑一顧。但不等於沒有理論體系了。後來的《貞觀政要》、《反經》、《官經》、《商君書》、《鬼穀子》、《政訓》、《大誥》、《大義覺迷錄》、《康熙政要》、《盛世危言》等就是帝王文化的載休。其在帝王文化對其他文化的整合中又明確指出:“唐朝吳兢《貞觀政要》也是儒家文化和帝王文化的高度結合體。”不言而喻,魏徵文化是帝王文化。其實質是主張施行仁政,較得民心的王道思想,而非霸道思想。
恥做忠臣  甘做良臣
據《炎黃春秋·2002年2期·李世民納諫的前後變化》載:太宗的誠於納諫之舉,確實在封建歷史上少有。從武德九年到貞觀十七年(西元626年到643年)魏徵爲鞏固唐王朝江山社稷,光明磊落,嫉惡如仇,犯顔直諫,前後向太宗諫奏二百多條。如“兼聽則明、偏信則暗”、“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居安思危”,“戒奢以儉”、“任善人則國安,用惡人則國弊”、“任賢受諫、任賢無猜、可以興矣”、“薄賦斂輕租稅”等等。這些都爲唐太宗採納,對唐王朝的鞏固和強盛起到了重要作用。魏徵言直,常爲某一件事和太宗爭得面對耳赤,弄得太宗難看,下不了臺,事後太宗仔細一想,覺得魏徵堅持得對,言雖逆耳,卻是忠言,又感激魏征徵的忠誠。爲表彰魏徵賜書寫道:“疾風知勁草,板蕩識忠臣”。魏徵接過賜書看一看,搖頭說:“謝陛下賜書。不過臣不願做忠臣”。太宗疑惑地問:“愛卿此乃何意?”魏徵回答說:“臣不願做忠臣,願做良臣”。太宗仍不解其意,繼而追問道:“這忠良有何不同?”魏徵說:“做臣子的對人君言聽計從,忠貞不二,乃忠臣也;直言進諫,匡正人君過失,君臣協力者爲良臣也。”太宗聽罷連連稱讚,提筆將忠字改爲良字。又據《貞觀政要》載:貞觀六年,有人告尚書右丞魏徵,言其阿党親戚。太宗使禦史大夫溫彥博案驗其事,乃言者不直。彥博奏稱,征即爲人所道,雖在無私,亦有可責,遂令彥博謂徵曰:“爾諫正我數百條,豈以此小事,便損衆美。自今以後,不得不存形迹。”居數日,太宗問徵曰:“昨來在外聞有何不是事?”徵曰:“前日令彥博宣敕語臣雲因何不存形迹?”此言大不是。臣聞君臣同氣,義均一體。未聞不存公道,惟事形迹。若君臣上下,同遵此路,則邦國之興喪,或未可知!太宗瞿然改容曰:“前發此語,尋已悔之。實大不是,君亦不得遂懷隱避”。 徵乃拜而言曰:“臣以身許國,直道而行,必不敢有所欺。但願陛下使臣爲良臣,勿使臣爲忠臣。”太宗曰:“忠良有異乎?”徵曰:“良臣使身獲美名,君受顯號。子孫傳世,福祿無疆。忠臣身受誅夷,群陷大惡。家國並喪,獨有其名。以此而言,相去遠矣。”太宗曰:“君但莫違此言,我必不忘社稷之計。”乃賜絹二百匹。貞觀十七年魏征死,太宗思念不已,歎息道:“以銅爲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爲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爲鏡可以知得失。魏徵歿,聯亡一鏡矣。……”
總之,魏徵恪守“良禽擇木而棲,賢士擇主而事”的古訓。即可事即事,不可事則棄,決不做任何封主的附庸。如李密不聽其良言,便毅然棄之。因爲如不遇明主而事之,往往事昏君則一事無成;事暴君則助紂爲虐;做忠臣便招殺身之禍。岳飛、袁崇煥便是最典型的例子。遺憾的是:歷朝歷代人們但知忠臣光榮,且爭做忠臣。而對魏征的“良臣論”卻知者甚少。因此便爲培養昏暴之君創造了肥土沃壤,致使國弱民窮。天災人禍頻仍,人民苦不堪言。
貞觀盛世是應用魏徵文化的碩果
據《共鳴·總220期·爲何會有一個鼎盛而廉潔的王朝》載:“貞觀王朝的強盛是中國歷史上任何一個王朝都無法比擬的。縱觀中國歷史上的幾個強盛王朝的標誌不外乎國富民強和民豐物阜,在深層文明(主要指制度和文化遺産)上做出突出建樹的只有貞觀王朝。”
“貞觀王朝的社會秩序好得令人難以置信,是真正的夜不閉戶,道不拾遺,東至於海,南極五岺,皆外戶不閉,行旅不齎糧,取給于道路。”630年,全國判處的死刑囚犯只有29人。632年,死刑犯增至290人。這一年的歲末,李世民准許他們回家辦理後事,明年秋天回來就死(古時秋天行刑)。次年九月290個囚犯全部回還。無一逃亡。文中又載:“貞觀王朝可能是中國歷史上惟一沒有貪污的王朝。這也許是李世民最值得稱道的政績。在李世民統治下的唐帝國,皇帝率先垂范,官員一心爲公,吏佐各安本分,濫用職權和貪污瀆職的現象降到了歷史上的最低點。尤爲可貴的是李世民並沒有用殘酷的刑罰來警告貪污,主要是以身示範和制訂一套盡可能科學的政治體制來預防貪污。
首先肯定,貞觀盛世之輝煌業績是李世民的英明領導。而李世民的策略又主要來源於魏徵。正如《貞觀政要·魏征傳》所載:“太宗曰:聯拔卿于仇虜中,任卿以樞要之職,見朕之非,未嘗不諫。公獨不見金之在礦,何足貴哉?良冶鍛而爲器便爲人所寶。朕言自比于金,以卿爲良工。”又載“貞觀以前,從我平定天下,周旋艱險,玄齡之功無所與讓。貞觀之後,盡心於我,獻納忠讜,安國利人,成我今日功業,爲天下所稱者,惟魏徵而已。古之名臣,何以加也。……”
由此論之,貞觀盛世乃是唐太宗全面應用魏徵文化之碩果並非過譽。有聯爲證:
屢觸逆鱗,直陳忠諫,賢相楷模民永憶;
頻籌良策,力佐大唐,明君業績鑒長存。
二OO七年六月二十二日

标签:太宗  文化  王朝  帝王  忠臣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9 中华魏网
联系地址:河南省郑州市东风路2号附110号 联系方式:138-3813-7279 
站长:魏秀岩
中华魏网QQ群1:42563815(高级群) 中华魏网QQ群2:59273118 中华魏网QQ群3:50731020
总谱管理总谱联络 技术支持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021号  豫ICP备110248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