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魏氏源流

魏万魏犨在史记左传中记载

时间:2019-04-01 14:05:56   作者:河南魏氏编辑部   来源:中华魏网   阅读:122   评论:0
内容摘要:魏万魏犨在史记左传中记载一、毕万封古魏国史记:毕万封魏,晋献公16年,前661年。左传:闵公元年,前661年。  经:元年春王正月。齐人救邢。夏六月辛酉,葬我君庄公。秋八月,公及齐侯盟于落姑。季子来归。冬,齐仲孙来。  传:元年春,不书即位......

魏万魏犨在史记左传中记载

 

一、毕万封古魏国

史记:毕万封魏,晋献公16年,前661年。

左传:闵公元年,前661年。

  经元年春王正月。齐人救邢。夏六月辛酉,葬我君庄公。秋八月,公及齐侯盟于落姑。季子来归。冬,齐仲孙来。

  传元年春,不书即位,乱故也。

  狄人伐邢。管敬仲言于齐侯曰:戎狄豺狼,不可厌也。诸夏亲昵,不可弃也。宴安鸩毒,不可怀也。诗云:岂不怀归,畏此简书。简书,同恶相恤之谓也。请救邢以从简书。齐人救邢。

  夏六月,葬庄公,乱故,是以缓。

  秋八月,公及齐侯盟于落姑,请复季友也。齐侯许之,使召诸陈,公次于郎以待之。季子来归,嘉之也。

  冬,齐仲孙湫来省难。书曰仲孙,亦嘉之也。

  仲孙归曰:不去庆父,鲁难未已。公曰:若之何而去之?对曰:难不已,将自毙,君其待之。公曰:鲁可取乎?对曰:不可,犹秉周礼。周礼,所以本也。臣闻之,国将亡,本必先颠,而后枝叶从之。鲁不弃周礼,未可动也。君其务宁鲁难而亲之。亲有礼,因重固,间携贰,覆□乱,霸王之器也。

晋侯作二军,公将上军,大子申生将下军。赵夙御戎,毕万为右,以灭耿、灭霍、灭魏。还,为大子城曲沃。赐赵夙耿,赐毕万魏,以为大夫。

  士蒍曰:大子不得立矣,分之都城而位以卿,先为之极,又焉得立。不如逃之,无使罪至。为吴大伯,不亦可乎?犹有令名,与其及也。且谚曰:心苟无瑕,何恤乎无家。天若祚大子,其无晋乎。

  卜偃曰:毕万之后必大。万,盈数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赏,天启之矣。天子曰兆民,诸侯曰万民。今名之大,以从盈数,其必有众。

  初,毕万筮仕于晋,遇屯之比。辛廖占之,曰:吉。屯固比入,吉孰大焉?其必蕃昌。震为土,车从马,足居之,兄长之,母覆之,众归之,六体不易,合而能固,安而能杀。公侯之卦也。公侯之子孙,必复其始。

 

二、毕万改魏万

史记:毕万封11年,前650年,从其国名为魏姓。

左传:闵公10,前650年。

  经十年春王正月,公如齐。狄灭温,温子奔卫。晋里克弑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夏,齐侯、许男伐北戎。晋杀其大夫里克。秋七月。冬,大雨雪。

  传十年春,狄灭温,苏子无信也。苏子叛王即狄,又不能于狄,狄人伐之,王不救,故灭。苏子奔卫。

  夏四月,周公忌父、王子党会齐隰朋立晋侯。晋侯杀里克以说。将杀里克,公使谓之曰:微子则不及此。虽然,子弑二君与一大夫,为子君者不亦难乎?对曰:不有废也,君何以兴?欲加之罪,其无辞乎?臣闻命矣。伏剑而死。于是ぶ郑聘于秦,且谢缓赂,故不及。

  晋侯改葬共大子。

  秋,狐突适下国,遇大子,大子使登,仆,而告之曰:夷吾无礼,余得请于帝矣。将以晋畀秦,秦将祀余。对曰:「臣闻之,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君祀无乃殄乎?且民何罪?失刑乏祀,君其图之。」君曰:诺。吾将复请。七日新城西偏,将有巫者而见我焉。许之,遂不见。及期而往,告之曰:帝许我罚有罪矣,敝于韩。

  郑之如秦也,言于秦伯曰:吕甥、郤称、冀芮实为不从,若重问以召之,臣出晋君,君纳重耳,蔑不济矣。

  冬,秦伯使冷至报问,且召三子。郤芮曰:币重而言甘,诱我也。遂杀郑、祁举及七舆大夫:左行共华、右行贾华、叔坚、骓颛、累虎、特宫、山祁,皆里、之党也。豹奔秦,言于秦伯曰:晋侯背大主而忌小怨,民弗与也,伐之必出。公曰:失众,焉能杀。违祸,谁能出君。

 

三、毕犨出亡

    史记:晋献公21年,前656年,毕犨从重耳出亡。

左传:僖公4,前656年。

  经四年春王正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侵蔡。蔡溃,遂伐楚,次于陉。夏,许男新臣卒。楚屈完来盟于师,盟于召陵。齐人执陈辕涛涂。秋,及江人、黄人伐陈。八月,公至自伐楚。葬许穆公。冬十有二月,公孙兹帅师会齐人、宋人、卫人、郑人、许人、曹人侵陈。

  传四年春,齐侯以诸侯之师侵蔡。蔡溃。遂伐楚。楚子使与师言曰: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管仲对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大公曰:五侯九伯,女实征之,以夹辅周室。赐我先君履,东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穆陵,北至于无棣。尔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寡人是征。昭王南征而不复,寡人是问。」对曰:「贡之不入,寡君之罪也,敢不共给。昭王之不复,君其问诸水滨。」师进,次于陉。

  夏,楚子使屈完如师。师退,次于召陵。

  齐侯陈诸侯之师,与屈完乘而观之。齐侯曰:岂不谷是为?先君之好是继。与不谷同好,如何?对曰:君惠徼福于敝邑之社稷,辱收寡君,寡君之愿也。齐侯曰:以此众战,谁能御之?以此攻城,何城不克?对曰:君若以德绥诸侯,谁敢不服?君若以力,楚国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虽众,无所用之。

  屈完及诸侯盟。

  陈辕涛涂谓郑申侯曰:师出于陈、郑之间,国必甚病。若出于东方,观兵于东夷,循海而归,其可也。申侯曰:善。涛涂以告,齐侯许之。申侯见,曰:师老矣,若出于东方而遇敌,惧不可用也。若出于陈、郑之间,共其资粮悱屦,其可也。齐侯说,与之虎牢。执辕涛涂。

  秋,伐陈,讨不忠也。

  许穆公卒于师,葬之以侯,礼也。凡诸侯薨于朝会,加一等;死王事,加二等。于是有以衮敛。

  冬,叔孙戴伯帅师,会诸侯之师侵陈。陈成,归辕涛涂。

  初,晋献公欲以骊姬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公曰:「从筮。卜人曰:筮短龟长,不如从长。且其繇曰:专之渝,攘公之羭。一薰一莸,十年尚犹有臭。必不可。弗听,立之。生奚齐,其娣生卓子。及将立奚齐,既与中大夫成谋,姬谓大子曰:君梦齐姜,必速祭之。大子祭于曲沃,归胙于公。公田,姬置诸宫六日。公至,毒而献之。公祭之地,地坟。与犬,犬毙。与小臣,小臣亦毙。姬泣曰:贼由大子。大子奔新城。公杀其傅杜原款。或谓大子:子辞,君必辩焉。大子曰:君非姬氏,居不安,食不饱。我辞,姬必有罪。君老矣,吾又不乐。曰:子其行乎!大子曰:君实不察其罪,被此名也以出,人谁纳我?

十二月戊申,缢于新城。姬遂谮二公子曰:皆知之。重耳奔蒲。夷吾奔屈。

 

四、毕犨改魏犨

史记:十九年反,前637年,重耳立为晋文公,毕犨袭魏姓之后封。

左传:僖公23,前637年。

  经二十有三年春,齐侯伐宋,围婚。夏五月庚寅,宋公兹父卒。秋,楚人伐陈。冬十有一月,杞子卒。

  传二十三年春,齐侯伐宋,围缗,以讨其不与盟于齐也。

  夏五月,宋襄公卒,伤于泓故也。

  秋,楚成得臣帅师伐陈,讨其贰于宋也。遂取焦、夷,城顿而还。子文以为之功,使为令尹。叔伯曰:子若国何?对曰:吾以靖国也。夫有大功而无贵仕,其人能靖者与有几?

  九月,晋惠公卒。怀公命无从亡人。期,期而不至,无赦。狐突之子毛及偃从重耳在秦,弗召。冬,怀公执狐突曰:子来则免。对曰:「子之能仕,父教之忠,古之制也。策名委质,贰乃辟也。今臣之子,名在重耳,有年数矣。若又召之,教之贰也。父教子贰,何以事君?刑之不滥,君之明也,臣之愿也。淫刑以逞,谁则无罪?臣闻命矣。」乃杀之。

  卜偃称疾不出,曰:周书有之:乃大明服。己则不明而杀人以逞,不亦难乎?民不见德而唯戮是闻,其何后之有?

  十一月,杞成公卒。书曰子,杞,夷也。不书名,未同盟也。凡诸侯同盟,死则赴以名,礼也。赴以名,则亦书之,不然则否,辟不敏也。

  晋公子重耳之及于难也,晋人伐诸蒲城。蒲城人欲战。重耳不可,曰:保君父之命而享其生禄,于是乎得人。有人而校,罪莫大焉。吾其奔也。」遂奔狄。从者狐偃、赵衰、颠颉、魏武子、司空季子。狄人伐啬咎如,获其二女:叔隗、季隗,纳诸公子。公子取季隗,生伯儵、叔刘,以叔隗妻赵衰,生盾。将适齐,谓季隗曰:待我二十五年,不来而后嫁。对曰:我二十五年矣,又如是而嫁,则就木焉。请待子。处狄十二年而行。

  过卫。卫文公不礼焉。出于五鹿,乞食于野人,野人与之块,公子怒,欲鞭之。子犯曰:天赐也。稽首,受而载之。

  及齐,齐桓公妻之,有马二十乘,公子安之。从者以为不可。将行,谋于桑下。蚕妾在其上,以告姜氏。姜氏杀之,而谓公子曰:子有四方之志,其闻之者吾杀之矣。公子曰:无之。姜曰:行也。怀与安,实败名。公子不可。姜与子犯谋,醉而遣之。醒,以戈逐子犯。

  及曹,曹共公闻其骈胁。欲观其裸。浴,薄而观之。僖负羁之妻曰:吾观晋公子之从者,皆足以相国。若以相,夫子必反其国。反其国,必得志于诸侯。得志于诸侯而诛无礼,曹其首也。子盍蚤自贰焉。乃馈盘飨,置璧焉。公子受飨反璧。

  及宋,宋襄公赠之以马二十乘。

  及郑,郑文公亦不礼焉。叔詹谏曰:臣闻天之所启,人弗及也。晋公子有三焉,天其或者将建诸,君其礼焉。男女同姓,其生不蕃。晋公子,姬出也,而至于今,一也。离外之患,而天不靖晋国,殆将启之,二也。有三士足以上人而从之,三也。晋、郑同侪,其过子弟,固将礼焉,况天之所启乎?弗听。

  及楚,楚之飨之,曰:公子若反晋国,则何以报不谷?对曰:子女玉帛则君有之,羽毛齿革则君地生焉。其波及晋国者,君之馀也,其何以报君?曰:虽然,何以报我?对曰:若以君之灵,得反晋国,晋、楚治兵,遇于中原,其辟君三舍。若不获命,其左执鞭弭、右属櫜健,以与君周旋。子玉请杀之。楚子曰:晋公子广而俭,文而有礼。其从者肃而宽,忠而能力。晋侯无亲,外内恶之。吾闻姬姓,唐叔之后,其后衰者也,其将由晋公子乎。天将兴之,谁能废之。违天必有大咎。乃送诸秦。秦伯纳女五人,怀嬴与焉。奉也活盥,既而挥之。怒曰:秦、晋匹也,何以卑我!公子惧,降服而囚。

他日,公享之。子犯曰:吾不如衰之文也。请使衰从。公子赋河水,公赋六月。赵衰曰:重耳拜赐。公子降,拜,稽首,公降一级而辞焉。衰曰:君称所以佐天子者命重耳,重耳敢不拜。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9 中华魏网
联系地址:河南省郑州市东风路2号附110号 联系方式:13838137279 
站长:魏秀岩
中华魏网QQ群1:42563815(高级群) 中华魏网QQ群2:59273118 中华魏网QQ群3:50731020
总谱管理总谱联络 技术支持
  豫公网安备41010502003021号  豫ICP备11024832号